【BJYX】 穿古驰的男魔头 22

发布于 2021-11-25 20:01

在前面:


 博肖同人文,内容纯属虚构,切勿上升真人,谢谢配合!


全程CPN,圈地自萌!若不喜欢,请点右上角X号!





这几天,他都开车到一家远离景点的偏僻星巴克梳理被抽到的三个项目的基本情况,其中两个是他自己的,很熟悉情况,这还好,而第三个是施明泽的,离职时移交了过来,虽然他是二保,毕竟没有那么了解。

他粗粗的看了下这个项目的一些资料,把关不如他严格,但也还行,稍稍放下了心。

十二个人,除去他自己,这十一个人要如何利用起来呢?一味的压榨、盘剥,再多的奖金也会吓跑人,十一个人中又有一个业务能力不怎么样的范婷婷,相当于有效劳动力只有十个。

他对着电脑,快速的做了一张规划图,一面琢磨一面调整,为了平稳过渡被检查的两三个月,又不会耽误新项目和申报项目的进展,他自己不免要心力交瘁、辗转多个城市。

 



王一博循声而出,发现肖战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电脑没关,扔在一边。

“战总?”

他蹲下去,蹲在肖战面前,得这么近才瞧得清,肖战皱着眉,左手按在小腹处。

下意识地用手背试了下额头,倒不烫,但一头冷汗。

肖战缓缓睁开眼睛,不太友善的盯着他。

公主抱了一次,王一博知道,肖战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那对肖战而言是失误,遂好言好语的劝:“进去躺着吧,你的药放在哪儿,我帮你找。”

没有理由强撑,难道在自己家还假模假样的睡沙发吗,又不是上演苦情戏码,肖战哼了一声,自己站起来,指挥王一博:“帮我把电脑关掉。”

他跌在床上,把自己蜷缩起来,这姿势稍微好受些,刚才疼的有些恍惚了,想了一半的规划断了档。

 



“倒了热水,喝一口吧?药在哪儿?”

其实就在手边的抽屉里,老毛病了,也不是每次都要吃药,肖战摇摇头,稍微起身,就着王一博的手喝了几口水,重新躺回去:“我没事。”

“还是把药备着吧,放我那边,万一半夜难受了,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老妈子碎嘴又来了,肖战无奈的指指抽屉:“第二个,最里面,有一个绿盒子。”

王一博眼神挺好,不用开灯,就着月光找到了药盒,将要关上抽屉时,发现里面有一个背过去放的相框,不知照片上是谁。

胃疼夹杂着胃胀,肚子里翻江倒海似的涌起浪,若是趴在他小肚子上听,肠鸣如煎鸡蛋的锅子。他翻了个身趴下去,拳头顶在腹部,试图缓解一二。

若不是近两年身体不如以前,他可能会做得更好,再顶一段时间吧,下半年可以找时间出去走走。

其实这一宏愿发了几年,一次都没有实现,他的年假有十天,从来没有休满过。

 



“我替你揉一下可以吗?”

“没必要。”声音虽轻,却冷。

“隔着衣服的,我没别的意思,试一试行吗,要是不管用你扣我奖金。”

“神经病,我又不是开按摩房的,这也算绩效吗?”

对着王一博他好像越来越容易失控了,在外面,他能做到特损的骂人,对方听不出来。

 



王一博很想把他抱在怀里,这样揉着顺手些。当然,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只能是自己也躺下来,还不敢离肖战太近,索性平躺着,伸一只手臂过来,放在棉质T恤外面。

既不是顺时针,也不是逆时针,而是使了点力道,自上而下,从胃一直抚到小腹,周而复始。

“你不会又没吃饭吧?”

“我吃了好吗?”

“吃什么了,我妈让你回来吃饭,吃点家常菜不好么,我猜你就算吃也是胡乱吃一口,一点都不营养。”

真被王一博猜对了,别人去星巴克是消磨光阴,只有他是争分夺秒地工作,到了晚饭时间,买了份三明治,就着喝了一半的咖啡,这就算打发掉一顿饭。

 



肖战不想跟他扯这些,胃里舒服了许多,他一下子觉得好累,放松了四肢任头脑昏沉。

王一博好像也放弃抱怨他了,抱怨了一万次,没一次改的。

但不可否认,仅就“按摩”技术来说,大概开个按摩店,王一博会是最好的技师。

“明天我爸妈就走了,这几天真的太麻烦你了……因为不想见我,你连家都不能回。”

肖战想说不是,好像又没有解释的必要。

“东西我收拾好了,明天送走我爸妈,我就回我自己那儿。”

能回去吗?肖战又想问,可依然一声没吭。

“嗯,周心圆回去了,我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告诉她我和她真的分手了,我也会搬家,她再来会扑空,以后,没必要联系了,她……她同意了。”

“你不是想学滑板吗,本来想这五一带你去我原来的滑板社看一看,等有机会吧。”

年轻人在他耳边絮絮而语,与温暖的手掌一样抚慰了他的肠胃,暂时令他得到舒适。失去意识之前,他感觉到有人给他盖上被子,手掌离开了短短一瞬。他觉得不安,但很快的,那只手又放在他的肚子上,没再动作,就那么放着。

 



节后的第一次例会,大伙儿还没从假期的余味中缓过神来,战总就宣布了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恐怖安排。

“检查要跟,绝对不能被处罚,一旦处罚,全员奖金受影响。新项目不能懈怠,目前监管越来越重视辅导,辅导工作要落到实处。另外,申报项目如果做的顺利,半年内就能上会,也是重中之重。”

说了半天,没一个不重要,众人听得头痛,等战总按人头分配任务。

“我跟大家说实话,人手短缺,现在五月上旬,至少挺到七月,新人才能加入,我会跟人力那边争取社招,但什么时候到位不好说,大家要做好两个月加班加点的准备。”

内心哀嚎,面上不敢显露,范婷婷好容易这几天在国外养的皮毛锃亮,预感不用多久就会被打回原形。

卢文暗搓搓的微信又发来了:“你说他是不是特没人缘的那种人,肯定假期又受什么刺激了,我怎么感觉他变态又升级了呢?”

 



不能怪卢文胡说,实在是肖战在外面和在家里完全是两个状态。若是他想讨喜,稍稍露那么一丁点温柔体贴,就会令长辈赞不绝口,他人这么高,躺在那里,却是小小的一团,王一博昨天回了自己的出租屋,躺在床上,脑海中只有肖战睡熟的样子。

大概他也变态了,对一个雷厉风行的大魔头产生怜爱之情。

是的,不再像以前那样,崇拜、仰慕居多,心疼和爱惜竟然占了上风。

精英上司有条不紊的分配了新老项目的分工,新项目六人,老项目五人,他补充道:“我会两个项目都跟,所有人直接向我汇报,此外……”

眼风挨个扫过去,似乎想抓壮丁:“此外,检查事宜,我这样考虑,跟大家开诚布公,自愿报名。”

 



“你们中大概只有两位经历过检查,非常琐碎,其实应对检查也是很好的提升机会。不过我也不忽悠大家,而是明明白白的说出来,我需要一个人,既兼顾刚才被分到的项目,又在需要时能折返总部,协助检查。工作无疑是高强度的,原本的工作并没有B角,可能需要利用一切时间,飞机上出租车上甚至压缩睡眠时间,来应对这次任务,并保质保量的完成原有项目。”

他斩钉截铁道:“也就是说,应付检查的只有两个人,就是这位同事,以及,我本人。”

“我需要大家自愿报名,当然,我也会拿出我的诚意,2021年的年终奖,会大幅度向这位同事倾斜,并且,晋升通道向他打开,我会尽全力让他成为同级别中第一个晋升的人。”

这些绝不是空头支票,作为本分部业绩最佳的团队,肖战有这个资格承诺奖金,而作为盛冠男的亲信,承诺职级,也不是稀罕事。

并非没有人动心,但依然没人在第一时间举手。

 


不想或不会买微豆的亲们和苹果用户可以加微信'fish-bj001",红包微信文档看。想加会员看付费文的也可以加微信'fish-bj001",进会员群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