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愿神那更大的异像“点燃”妳!

发布于 2022-01-15 02:15


在马礼逊1807年来到中国60年后,神竟感动英国的一位瘸腿人士曹雅植支身辗转宁波来到温州宣教。一年的时间过去,他看不到任何一个英文字母,也没有朋友,他感到了极度的孤独,当时的温州人还是不能接纳他这个洋人,更别说他所宣讲的主耶稣。

之后神护理的恩典,他宣教的工作慢慢有起色,一些人开始愿意了解耶稣,曹雅直感到了对温州妇女宣教的压力,他明白,除非他有一位乐意服侍温州女人的妻子,不然这个工作没法有力和有效的进展下去。

他笔书了一封信,漂到远隔重洋的之后叫做曹明道的年轻姑娘的手中,信的内容非常简单,大约就是:我在这里开拓教会,特别需要一位女孩子帮助做这边妇女归主的工作,如果你愿意,请嫁给我,来中国,我们一起服侍温州人……

这对于无论是现在还是当时的任何一个女孩儿来讲,都是极大考验。

第一,  她在英国的生活不错,为何一定要来到这样一个蛮荒之地呢?而且,来,就必然意味着受苦,一般人怎会甘愿去受苦之地呢?因为人总是喜爱往高处走的嘛,更何况对于当时一位生活不错的年轻优秀姑娘;

第二,  换作即使是一个正常男子,因为远隔千山万水,女孩儿都需要好好思想、深思熟虑一番,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瘸腿的大齡男子。想想,你今天是一位单身姊妹,是否在选择配偶方面,在面对一位瘸腿的求婚者,且仅笔书一封,你会感到是毫无压力的接受呢?明摆着的不是吗?,我们会有压力,而且很可能会因此干脆拒绝;

第三,  按着当时来中国外在环境状况,大概意味的就是,来中国就要做好死在中国的打算,因为中国当时各样的状况都可能发生……

可是我们竟看到,在1869年,也就是在曹雅植来中国两年后,曹明道前来中国,他们在1870年于宁波结完婚,立即前往温州,投入在这边的宣教服侍。

如果有机会,我会特别推荐你看:《二十六年——曹雅植夫妇温州宣教回忆录》,你可以看到曹明道是怎样在温州的乡村及妇女的中间,具体去爱和关心,将福音带给他们的,其实这福音今天也带到了我们的生命中……

150年前,如此献出青春、才华、甚至生命的姊妹,何止是曹明道一人呢?在山西教案中,我们看到许许多多的外国年轻宣教士姊妹离世,我依然还记得其中一位仅20来岁、30岁不到就殉道的宣教士姊妹,在死前她这么说:我的主为我做的如此之多,而我为中国做的如此之少……但请知道,我从来没有后悔来到中国……

真的,她们难道仅仅是对中国人的爱吗?不,诚如戴德生最著名的话所说的,“不,不是中国,而是基督!

她们是为基督,甘愿放弃最舒适的国家、待遇、养老;她们是为基督,愿意舍弃青春,摆上才华,甚至献上宝贵的生命。实在的说,她们是被上主那更大的异像点燃了……


我想到了圣经中的路得,当她作为摩押被咒诅的子民,是在神极大的宽爱当中,因着亚比米勒家的错误,神将她带来……可是度过十年的婚姻生涯,又无子嗣是不容易的,最终当拿俄米选择归来以色列时,路得完全可以做出一个跟俄珥巴一样的决定,但她没有,事实上,我要说的是,神给了她一种更大的“看见”,正如路1:16-17节所说的,

路得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与我。”

路得在这里显然有一种更大的看见,就是她看到了俄珥巴没有看到的,即:以色列圣约之主耶和华,是神,是真神,是唯一的神,是值得她一生誓死都效忠和跟随的。

换言之,她如今服侍婆婆,但其实不是服侍婆婆,其实是在服侍耶和华;她如今在跟随婆婆,但其实她不是追随婆婆,她所追随的是以色列的真上帝,她的生命因“看见”就有了一种坚实行动,她看见耶和华是真神、唯一的神,就表明我也要以祂为神,我也要一生追随她,依靠祂!

所以,我们看到路得真的有一种更大的“看见”,她不是短视的,反而俄珥巴是短视的,她仅看见前程,看见重新嫁人的人生精彩,却看不见“嫁给”耶和华神,要比现今有的一切前程更为精彩。

真的,路得是一个看见神,就要“嫁给”耶和华的女子。她是主耶稣打的比喻中所说的那个发现了宝贝,就愿意变卖一切所有的来买这块地的人;她愿意付上一切代价,为要得着耶和华这一个真宝贝……

姊妹们,请留意听,这世界所有追逐繁华、纸醉金迷度日的人,是没有更大“看见”的人,就像那位俄珥巴,也许她后来在摩押又嫁给了一个富二代,可能是搞微商的,家里豪宅一栋栋,豪车一排排,但终归来说,她是一个看不见的人,她最终要因为没有归信耶和华而被丢到地狱的深渊之中,与神完完全全的隔绝,尽管她曾跟上帝圣约的子民如此接近过。

然而,今天我们都当如路得,我们都应当是路得,轻弃摩押的假神崇拜,远离过去生活落入哀怨,奋力追赶真神,尽忠爱人从服侍婆婆开始,以她的神为自己的神……这样的路看起来困难、艰险,却是真正的恩典幸福之路。

姊妹们,想想,如今你不是已蒙神救你脱离罪恶的摩押,将你我抬举与上帝的儿子联结一起的地位吗?这样,我们当如路得,看见那更大的异像,就是:主耶稣,以祂为主,以祂为神,宣告说,主,你就是我的主;耶稣啊,你就是我的神;你走到哪里,我无论在哪里都要跟你到底;你在哪里住,我也要与你在那里住,我要与你永不分离……

真的姊妹们,你曾否这样宣告过?在祷告中这样向神表白过?在人面前如此坦诚跟人分享过你对祂的爱?

当我们明白,信仰的更大异像就是以主为主,以神为神,祂走到哪里,我就跟随祂到哪里;祂住在哪里,我就与祂在那里住……我们就进到了一种与主亲密相交的爱恋之中。实际上这就带我们看见过去我们许多看不见的。是的,当我们与神在福音里不再有罪的阻隔,基督成为我个人的主,我就可以有更大的“看见”。

  • 我开始看见,尽管我单身,但我绝不孤单,因我借着教会,是一个被放在父家里的人;神已经赐给我一群兄弟姐妹,我天天可以在祂的爱里享受满足

  • 我开始看见,纵使我未婚,但我不寂寞,因为借着教会,实际是一个已经“嫁给”基督的人,我一生在所有事上,都努力事奉祂,以祂为主,以祂为乐

  • 我开始看见,作为一位已婚姊妹,主是我最终极的丈夫,祂的爱、柔和、体贴,是今生我在地上任何一个人哪里都不能获取的

  • 我开始看见,作为一位养育一个或多个孩子的母亲,其实主与我一同在养育,这个孩子或这几个孩子其实都是神的孩子,我只是要尽上我的忠心,努力将他们带到主面前便是好,其余的事情祂必负责。

  • 我可以看见,每一天都可以与主同行,与祂对话,跟祂交谈,唱歌给祂听,在心里呼求祂的名。我可以在遇到难事时祈求祂的看顾,在遇上欢喜的事时向祂表达感恩……原来,万事中祂都在,旷野的路径虽长,但恩典的脚印只有一双,因为祂总是抱着我在走。

当我越来越明白,如保罗所说的,我们或生或死,总是主的人,因为主在十字架上救我,为我舍命,所以我们现在不再属乎我们自己,而是属乎祂,我们就要在每件小事大事上突出祂、高举祂,为祂而做

  • 以前读书学习对我是一件很苦恼的事,因为我一直是为自己而做,是为父母而做,是为中华之崛起而做,是为钱而做,但现在我看到了,我是为主而做,并且祂也帮助我在做,我可以不再将读书学习当做一件苦差事……我知道,我努力读书学习有价值,因为我可以更认识祂,晓得到底哪些人在胡说八道

  • 以前我为自己的幸福谋婚姻的出路,但现在我知道,婚姻与育儿一样,仅是成圣之路,借着这些叫我更经历破碎,使千疮百孔的我晓得我无法凭自己就可以搞定一切,我需要的首先不是能力,首先需要的不是钱,不是我想抓住的美满,我最首先需要的而是神的恩典。我只有凭恩典活着的,我们开始看见,就明白

  • 以前我们为自己的“被人肯定”去养育孩子,所以一旦我们得不到别人的认可,一旦我们的孩子的表现不尽如人意,我们就觉得活着都没意思了一样;但现在我们知道,我们其实是为神的国度养孩子,我们其实所养的孩子是将来神国度的摩西、以利亚、提摩太、保罗等等人,这样,当我们被这些更大的看见所更新,我们的价值感、意义感就不一样了。


这样,你是否开始明白,为什么在100多年前,会有这许多外国优秀的姊妹,甘愿放弃他们最宝贵的,支身或哪怕受苦也愿来到中国?因为她们看见了那更大的异像

这样,我们能明白,为什么百基拉姊妹会愿意与丈夫一起,跟在保罗的身边,有一日没一日的,这里传福音、那里宣教,且毫无抱怨,因为她看见了那更大的异像

这样,你是否明白,为什么吕底亚要强留保罗,邀请神的仆人受她接待,在她家吃饭,甚至后来她的家都可能被献出来作为教会聚会的地方使用,因为她看见了那更大的异像

这样,我们也才能明白,为什么友尼基愿意献出自己的儿女提摩太,甘愿让他年轻就跟在保罗的身边,去学习怎样事奉上帝,毫不吝惜对他的刻意保护……因为她有更大的看见

是的,那更大的看见和异像,就是福音的使命,实际上,那更大的异像,就是为主而活,为主而做,在今天人世上,那能积财宝在天的行事,才是最最具有永恒价值的事,这件事情,值得我们投入进来。

 

恐怕我说的太多,容我在这里就做个总结吧!

姊妹们,这世界你知道存在最可怕的状况是什么吗?就是我们到头来是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人。你知道,作为基督徒,你最可怕的是什么吗?就是你度过余生,却仿佛什么也没看到过的一样……我认为这是最可怕的。

那一天,主对一个人说:我饿了,你给我吃;我渴了,你给我喝;我冷了,你给我穿……那人问,主啊,我什么时候你饿了,我给你吃;渴了,我给你喝,冷了,我给你穿?主说,你做在一个最小的小子的身上,就是做在我的身上

可是,却总有一些人,“看不见”!这不是最可怕的事吗?

然而,我相信,所有上帝的真儿女,神已经开我们的眼睛,祂叫我们能看见,我们不仅看见,我们还要看见那更大的事。

  • 我们要在十字架里,看到世界的破碎,同时看见基督的拯救

  • 我们要在福音里,看到自己的无有,同时看见基督是我的所有

  • 我们要在恩典里,看到这世界没有最小的事,只有看不见背后属灵意义,而轻视为小事的事

事实上,为主而做的,没有一件是小事;为基督而摆上的,没有一件是轻微的事!

如今的你,正为基督服侍何事?

如今的你,正在教会怎样服侍?

 

那位后来患了肺癌晚期的瘸腿宣教士,在法国戛纳最后的日子里,他跟妻子曹明道说:“带我回温州,带我回温州。”但很明显,那时他的身体状况已没法支撑这样长途跋涉的旅程,但他说:“你带我回温州,哪怕最后我是死在中途的路上,我也当是死在温州了……”他最后被葬在法国戛纳,无法在到达温州;

然而,当曹雅植死后半年,这位经历了丧夫之痛的曹雅直夫人,靠恩仍然振作,于那同年的1889年11月28日,带着鲍金花、魏思忠等六位年轻的女宣教士,前往中国温州……

显然,她正被神那更大的异像“点燃”着……

 

 点击阅读上一篇文章:

  • 读《改G宗浸信会历史》(前边若点不开,可搜索:https://www.godliness118.com/reading-the-history-of-the-reformed-baptist-church)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