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河文艺(第180期)||【散文】李龙梅:想起妈妈

发布于 2021-07-21 13:52



   


作  者  简  介


李龙梅,女,江西萍乡人,就职于新钢检测中心。作品散见于《现代班组》《新余日报》《新钢报》等刊物。历年均有专业论文及QC发表。


图为作者1997年与母亲合影



想  起  妈  妈



◎ 李龙梅


 

黑油油的长辫,木纱门,空旷的电影院里高高的舞台,《你好,李焕英》这部热播剧,如一本历史书,又一次打开了我脑海中记忆的阀门。
小时候记忆里的妈妈,个头不高,两条长长的又黑又粗的辫子垂在腰际,夏天喜欢卷起衣袖,导致脸和手臂肤色与其它地方截然相反。妈妈性格开朗,嗓门响亮,在不熟悉的人眼里,甚至有点傻气与粗旷。
妈妈天生的左撇子,却心灵手巧,包揽了全家人所有的毛衣毛裤。虽然她看不懂编织书,但是无论多复杂的花样,只要别人一教,妈妈一学就会;在菜市场买菜,她心算比计算机都快。家里孩子多,经济不宽裕,可妈妈总是想方设法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惊喜。她会教我们用门夹核桃,用湿的报纸包红薯烤来吃,吃完的话梅核用锤子敲开,里面的肉比核桃还香,鱼肝油腥腻的味道至今记忆犹新······
在忙碌之余,妈妈会带我去看电影。影院门外有用报纸包成尖角的葵花籽卖,她会买上一包,牵着我的手进影院,空旷的影院让里面的人变得渺小,看了什么都没有印像,但我知道这是妈妈生活之中唯一的消遣。在爸爸妈妈的精心呵护下,兄妹五个快乐而又温情,找到各自的归宿。
我眼里,妈妈是个天性洒脱,秀外慧中而温暖善良的人。曾多次教导我,婆婆没有老伴了,孤单凄凉,热饭热菜要端好给她吃;记得她自己病重时,还叮嘱我给奶奶织毛衣毛裤。记得最后一次离开她时难舍难离的眼神,记得电话里她说听不到了的无助声音,记得像她一样给予我的孩子人世间最简单、纯粹、无私的爱,记得她对身边的每一个人心怀感恩。
2003年5月12日,是我儿子的预产期,滂沱大雨整整下了一天。而就在那天,与病魔搏斗了近四年的妈妈,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去世前,妈妈已经二三个月粒米未进,爸爸和哥哥姐姐们不甘心,冒着非典风险四处寻医问药,却终归徒劳。自妈妈生病以来,两个姐姐和爸爸从来没有离开过妈妈身边。那天中午,爸爸有点事出门,妈妈就问二姐爸爸去哪里了。姐姐说来看我了,我生了一个儿子。妈妈问姐姐是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姐姐说这种事我怎么会骗你?这是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一个多小时后,妈妈无声无息的走了。
姐姐说,妈妈是在等我的孩子降生。
错过了陪伴妈妈生命最后的时光和葬礼,成了我这辈子最大的痛。在人潮汹涌的街头,上下班的路上,一想到躺在山上的妈妈,我的眼泪就会自动流下,不受情绪的控制。生活总不是尽如人意的,每当此时,就想在妈妈的坟边躺一躺,容我片刻安宁。
妈妈,永远是我心灵停泊的港湾······

 


约稿启事

当初春的河流解冻,山间清泉叮咚流入你的心田;当雨巷中,撑着油纸伞像丁香一样的姑娘向你走来,你是否一直期待?当你驴行于被人遗忘的古村落,夕阳西下,你看着久违的炊烟袅袅升起,你的心底是否感到悸动?······此刻,你是否迫切需要一支笔?一支书写灵魂、书写远方、书写春秋的笔?

那么,来吧,朋友!让我们一起迷失在《袁河文艺》里——做她的情人!


投稿须知:

来稿主标题用宋体三号字,正文用宋体五号字,正文、照片用附件的形式上传,文末写上作者个人简历、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微信号。


投稿邮箱:小说、诗歌、散文类  515647840@qq.com

                 篆刻、书法、绘画类  banshi0079@163.com

赞赏:赞赏一律归作者



袁河文艺编委会

刊头题字:吴利国

顾       问:李   前

主       编:吴利国

执行主编:王良圣

副  主 编:吴惠强

        黄丽英

责任编辑: 石英子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