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红丫丫 || 走生日

发布于 2021-07-23 00:23

走生日

文 / 红丫丫

庆祝生日我们见多了,走生日你听过吗?
 
第一次知道“走生日”这个词,是在我踏进夫家后的某一年。

应是某年暑假的某一天吧,我突然发现家里的气氛有点古怪。以往都是家婆备好饭菜,等大家一起吃。但那天,家婆一大早轻手轻脚起床,煮好早餐,然后什么也没说就出门了。到了中午,我们煮好饭菜了也不见回来,却见家公急急忙忙吃了饭也出门去。等到下午一点多我们都午休了,家婆才回来,静悄悄地吃饭再静悄悄去休息。但到傍晚我们开始煮晚饭,家婆又出门去了,不久家公却回来,和我们吃过饭,又急急去洗澡,天才擦黑,就开动他的嘉陵摩托,突突的出门去。直到晚上八点多,天都完全黑了,家婆回来吃饭,而家公是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

这真是太奇怪了,两人神神秘秘的,互不照面,莫不是有什么事情?在我的再三追问下,某人不得不说出了实情。原来两老人找先生算过命,说两人八字不合,在生日这天不能打照面,要互相避开,方可相安相生,意为“走生日”。
 
第一次听到“走生日”这个词,感觉挺突兀的:都什么年代了,还迷信这一套!以前听说过生日有“做九不做十”,意为不在整十岁这一年庆寿,所谓“满招损,谦受益”;也听说过生日过后不能补庆祝等等,但“走生日”还是第一次听。这不是两人相爱又相杀吗?


后来我们也委婉地劝说两位老人:新时代,树新风,旧做法,不可取。但家婆振振有词地说:自古以来哪个帝王不迷信,而且官越大越信。你们年轻,不懂。甚至还劝我们说,她也帮我们算了一卦,让我俩最好也像他们这样,到彼此生日这天互相避让,不要大肆声张。吓得我再也不想提这个话题,随他们折腾去了。
 
后来,我回娘家时和妈妈闲聊说起这事。妈妈也惊讶地说: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然后和我说起了三舅母和外婆的事:三舅母是一个非常迷信的农村妇女,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信神信鬼。家里一头小猪崽没了,或者路上遇见一条小蛇了,或者哪天左眼或右眼突然跳动次数多了,也要跑去跟算命先生唠叨上半天,然后回家就各种神神化化的动作,把来之不易的钱一堆堆的往外送,这才心安。某一年,算命先生说她和我外婆命头不合不相生,在外婆生日这一天两人不能见面。迷信入骨的三舅母马上把这件事郑重地和外婆摊开说了。于是,我的外婆每到生日这一天,就不敢在家里过——在旧社会走过来的外婆良善而胆小,也虔诚地相信因果报应,相信神灵在冥冥中庇护众生,她不想她唯一的亲儿子我的三舅舅的家庭有什么不顺畅。所以,当妈妈埋怨三舅母迷信的时候,外婆还为三舅母辩护几句说:信一信也好,不怪她。


所以,在外婆腿脚还灵便的时候,她在这一天天不亮就起床,拿起提早整理好的简单换洗衣服,颠着小脚,穿过三四公里的乡村小路,来我们家住上三两天,当是探望女儿和外甥吧,也不太难受。后来越来越老,走路都不够力气,自己来不了了。有时妈妈记起,就会叫爸爸开摩托车去她接过来,但很多时候也会忘记。这时外婆就自己到村南边已空置多年的老屋里住,哪里也不去。这老屋,以前是四合院,一大家族的人住在一起不知多热闹。但现在,大家都在外面做了高楼,搬出去了。这老屋多年没人住,低矮而阴暗,到晚上,只有一盏开关都不灵敏的昏黄灯泡在亮着。无法想象胆小的外婆是如何在这里渡过那两三个漫长而孤寂的晚上的。

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外婆走的那一年。
 
这也算是一种凄凉而近乎荒谬的事情了,没想到这种荒谬的事还在这个年代继续上演。

以前家公还没退休时,要避开还能找到一个好去处,可以溜回宿舍住一两个晚上。退休后,怎么办?于是一个睡二楼,一个睡一楼,大家不准出声,不准随意走动,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可以回复正常。小姑出嫁后,多了一个去处,可以像我外婆当年那样,给一个躲到女儿家去透一两天气。慢慢地,也嫌远,嫌麻烦,最后,还是像我外婆当年那样,舍远求近,让一个“躲”到家里老屋去。我们的老屋离新屋说不上远,但在山脚下,已经多年不住,堆放一些杂物,饲养一些鸡鸭等。晚上一个人在那里住,多少都是很孤凄吧!所以住了一两次,后来就不再去了。


于是又回到你在楼上,我在楼下的局面。
 
本来挺值得庆贺的“生”,如此一来变得有点不是滋味了。

也因为这个情况,家里人对过生日就有点讳莫如深了。人家生日动则酒楼宴请,高朋满座什么的,我们顶多煮一筒面条,蒸一条鱼,宰一个鸡。若是母鸡,煮一锅烫;若是阉鸡,就白切。反正都是家常菜,和平时没什么大区别。只有到了小孩的生日才增加一个大蛋糕以示庆祝。

我们觉得简陋了,但两老不以为意。家公说:平时有得吃有得穿就够了,不在乎这一天,简单就是福。家婆说:既然先生说有这个情况,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没有就平安无事大吉大利,如果真有什么,那是不可回转头的。
 
简单的话语却是道出了诚挚的心声。

几十年来,每到生日这天,他们仍然和以往一样忌讳着,躲避着;过了这一天也仍然还会争吵着,斗气着;但某天,如果对方有什么头疼发热,却会边责骂着边着急地关心着......

没有铿锵动听的诺言,没有温馨甜蜜的表白,他们,包括我的外婆,却在用一种原始而朴素得近乎迷信的行动,表达一种更深层次的爱——为了你好,宁愿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走生日”来互相扶持和互相守望。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作者简介】红丫丫,在教坛默默耕耘了二十多载,业余喜欢拼凑文字,随意率性,喜欢生活的阳光明媚,也关注向隅一角的晦暗明灭。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