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麓文学.散文|| 潘培宽:那些年,我们一起做团子

发布于 2021-07-23 01:36




那些年,我们一起做团子

作者:潘培宽

岁月深处 雨宗林 - 岁月深处
己是腊月,天气又阴晦了。风吹起来,稻草堆上呜呜地响,星星点点的雪花飘下来,父亲左手提着米粉桶,右手拉我一同进了李家大屋。
外面冷,屋里却暖和和的。灶台上层层叠加的正方形木蒸笼正在蒸团子。米香随蒸气在室内游走。一排人坐在长案板两边做团子,都是村庄的叔叔阿姨,父亲将湿米粉倒到案板上,两手用力揉,差不多了,顺势盘成一长条形状,一段段掐下来,扔到案板上,大家七手八脚做成小团子,母亲负责捣锅洞,她放进树枝,树桩等硬柴,火光反射到墙上,室内温暖不少。姐姐做的团子又圆又好看。小孩子一下子跑回家,一下子跟在倒热团子叔叔后面要团子吃。王大爷又说荤段子,妇女们笑得前仰后合,也有生气了拿鞋底追着打。既便如此,也不耽误做团子工作,因为一整笼熟透也要很长时间。
村庄从东头到西头,大家一户户轮流做团子。一口大灶,一堆蒸笼,大家共做共享。人和故事每天都会变化,但相邻两家互帮互助要对接好。

一户人家团子做完了,又逢半夜,是要准备夜宵的,既是感谢大家的辛劳,也是打个牙祭,尝个鲜。依旧是桌上的粉团作文章,先搓成大个的,装上豆沙馅,或者辣椒咸菜馅,一片粽叶垫下面,放最下面一层蒸起来。熟了,送两个给邻居老太太,其余大家一起吃掉。小孩子不睡觉也好这一口。有恶作剧者,一团子不装馅,叫木芯团子。吃到的人,叫苦不迭。一碗白开水下去,才没浪费掉。大家伙都笑起来,没人对此事负责。白色的小粉团,在两手掌之间,珠宝一般慢慢地揉,圆了,两掌一合,压扁了,象围棋一样地放蒸笼里码好即可。可叔叔阿姨老问我,“手有没有洗干净?”一不小心,滑落门板下,我去捡,看到大春哥旧棉鞋踩在我姐新棉鞋上,有些生气,用力摔过去,还悄悄地告诉我母亲。母亲骂我,“人小鬼大,说“我都没看见呢?”她不管,我更懒得管了。那个冬天特别冷,过年前几天,姐姐嫁到大春家了。

大队部来的第一台年糕机,把延续多年的做团子习惯给“革命”了。望着挑着水桶和蛇皮袋,经过门前去打年糕的婆婆,阿姨们,父亲很不屑。当年,他还有办法组织六户人家,相帮着做了一次团子。再一年,终于没有做,因为母亲提前把年糕打回来了。理由是三户人家愿意做团子,还爱来不来的,有什么用?
父亲很沮丧又闷闷不乐,他看着自已亲手打造的木蒸笼,怀念做团子的旧时光。忽然问我,“是团子好吃,还是年糕好吃。”我随口答,“我不知道。”转念一想,“好象都差不多吧。”“说这话很讨巧,哎,搞学习这样用心就好了。”
我们家从此没做团子,只打年糕了......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潘培宽   南陵县弋江镇人。出租车司机。业余喜读书看报,写家乡情怀。作品多见网络。



END


    

         赭麓文学社

文学顾问:邓有民 朱寿江

总      编:江   锐

副 总 编:阿  牛

编     委: 向新国  牛双成

                紫   诺 

                张永香  朱启莲

刊头题字:董金义



投稿须知

1.题材不限,字数四千以内,诗歌不少于三首或十五行。稿件须原创首发,杜绝一稿多投,文责自负,15日内未收到用稿信息可转投其它网络平台。

2.投稿邮箱:jiangrui0715@sina.com。投稿时请附作者简介及照片和联系方式,以便编辑联系。

3.关于稿酬:稿费全部来自赞赏。文章自刊发日起一周内,8元以上(含)的80%发给作者本人(朗诵:作者和主播各40%),其余留为平台维护。稿费通过微信发放,请加总编微信13966010102。

4.其他注意事项:原创作品在本公众号刊发后,视为作者自动授权,其他网络平台转载需经本公众号同意,否则,视为侵权。



愿你
能够用自己喜欢的方式
度过自己的一生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