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郑永兰 || 离别感怀

发布于 2021-09-23 00:52

离别感怀

文 / 郑永兰

金秋九月,金风送爽,丹桂飘香,又到开学的日子,车站里到处挤满了坐车回校的学生。九月一日那天儿子坐火车回校,我和丈夫送他到火车站,当他进入车站的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儿子向前走了几步,又往后向我们挥手告别,我知道儿子虽然不说话,但内心也是有一种淡淡的离愁。此情此景,让我记忆又回到了我读书时父亲送别我的情景。

记得那一年我刚考入县城读高中,我不认识学校,父亲决定送我回校。九十年代初,那时生活还比较艰苦,出远门,全靠家里那辆二十八寸的自行车,父亲决定骑车送我回校。那天我和父亲早早吃了早餐,父亲骑着自行车,载着我,上路了。来到半路,只见公路上满是黄泥,那时因为修路的缘故,又因为刚下了雨不久,路上坑坑洼洼的,积水和着黄泥,自行车胎沾满了黄泥浆,骑不动了,我和父亲只能下车步行。父亲推着自行车往前走,走了一段距离,车胎沾的泥太多了,推不动了,父亲只得停下来,用木棍将自行车清理干净泥,又再往前行。父亲那时穿着一双拖鞋,每走一步,拖鞋就将泥溅到裤脚上,那样子真是狼狈极了。我看到父亲如此狼狈,就对他说:“爸,你回家吧,不用送我了,我走路到圩再坐车回校。父亲说:“你不认识学校,又拿着行李,怎么行呢?还是我送你到校吧。”见父亲这样说,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和父亲骑一会,又下车走一会,好不容易才出到大路口,在路边向人揾来清水,洗干净车,再往学校方向行驶。父亲载着我,一边对我说:“女,回到学校要认真读书,不能虚度光阴哦,还要食饱饭,才能有力气读好书。”我听了连忙说“知道了。"  父亲还和我说起一件趣事,我小时候,有一次他载着我,我在车上睡着了,掉在地上,他也不知道,幸得好心人告诉他,  他才知道漏了“宝贝",我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和父亲骑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学校,父亲帮我找到宿舍,交了学费就准备回去了,在离开学校时,我看到父亲一步三回头往我望来,眼里全是爱和不舍,我向父亲挥挥手,让他小心骑车回家。当我看到瘦小年迈的父亲骑着自行车远去的背影,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父亲送我上学的情景还仿如昨天,我毕业后第一次参加工作父亲送我去车站的情景也历历在目。那天父亲骑着自行车送我到车站,叮嘱我坐公共汽车要注意安全,别睡着了,小心摔倒。还买了矿泉水和干粮给我,让我在路上吃。汽车还有半小时才出发,我让父亲先回家,但父亲说:“我不赶时间,我看着你上车才放心。”当汽车开走了,我还看到父亲站在原地,目送我的离开,直到看不见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父亲虽然不善言辞,但我知道父亲对我的爱如山高,似海深。即使我老了,在父亲眼里永远是个孩子。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呜一呜......火车鸣笛了,将我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来。火车开始启程了,载着亲人的思念和牵挂,奔向远方。在这个离别的车站,我看到了人间太多的悲欢离合,每一次离别都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图片 | 网络)


【作者简介】郑永兰,70后,食粉笔灰变老,文学爱好者,喜欢诗和旅游,喜欢运动,跳舞,向往田园生活。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