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晋文学】散文 • 秋天的鸡头菱 || 丁会仁

发布于 2021-09-23 01:02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2021年第218期


采红菱 黑鸭子组合 - 风情中国




秋天的鸡头菱

丁会仁  



最是江南秋八月,鸡头菱芡实味十足。


老家的秋,从鸡头菱上市开始的。


故乡在江西,老家在鄱湖。鄱阳湖中有许多水生植物,鸡头菱就是其中有名的水生果实之一。具有特色的鸡头菱,老家人有称之为鸡头米,但习惯于称呼鸡冠菱。


鸡冠菱好吃出了名,鸡冠菱,不仅可以生吃,而且可以熟吃。


鸡头菱,长相酷似鸡头,故而得名。其学名芡实,是睡莲科植物芡的果实,所以叫芡实。芡实营养价值高,民间常常誉为“水中贵族”。


                                                         

鸡头菱离不开水的,和荷叶一样,长在水中,其原理和荷花类似。鸡头菱的叶也叫“鸡头盘”,“叶大如荷,皱而有刺”,圆圆的,青如碧玉,状如华盖,叶子布满了荆棘,皱皱巴巴,带刺极不光滑,四周往上翘,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圆盘”。


秋天里的鄱阳湖,是收获的季节,人们三三两两,带上鱼盘和工具,下到湖里开始采摘鸡头菱。鸡头菱叶子上满是刺,鸡头菱外面也全是刺,采摘鸡头菱和剥鸡头菱都是技术活,稍微不注意就被刺扎一下。采摘鸡头菱时必须下水,穿着水衣,戴上手套,要慢慢地寻找,又要小心有刺,如果摸到鸡头,就用刀割下来,放进盆里。所以,能吃上新鲜的鸡冠菱是令人羡慕的一件事。


新鲜的鸡头菱味道鲜美,一口一个,一口一个,嫩嫩的,粉粉的,甜甜的,糯糯的,白白的,一饱口福,一尝美味。剥开外表的鸡头菱果实有点类似于白色大米,当然个头比大米大,而且是圆圆滑滑的,所以鸡头菱又叫鸡头米,就不足为怪了。但是,鸡头米又不是米,其外壳极硬,要花费极大的力气才能将硬皮剥开。剥开后的鲜鸡头米异常娇嫩,要小心不要破了相,否则卖相不好。弄鸡头菱很辛苦,有种“粒粒皆辛苦”的感觉。



鸡头菱生吃起来,让人回味无穷。鸡头菱还可以熟吃,用火烧开水,倒入鸡头米,加些白糖,洒些桂花,吊出鲜味,清香扑鼻而来,趁热吃下,甜在口里,暖在心里。鸡头菱的枝也可以炒着吃,加点青椒,味道好极了。


鸡头菱学名叫芡实,芡实,是一味中药,有固肾补脾的功效。多吃可以提高免疫力。书上说:“芡实,性甘、涩、平,归脾、肾经。”


古往今来,许多文人诗咏鸡头菱。南宋杨万里曾写《食鸡头子二首》,将鸡头米比作宝珠。宋代诗人姜特立曾感叹鸡头菱“风流薰麝气,包裹借荷香”。苏辙也对鸡头米情有独钟,他说“此物秋来日尝食”,可以想像苏大人是真喜欢。大文豪兼大吃货汪曾祺老先生曾写道:“鸡头米老了,夏天快过去了。”是啊,夏天过去了,秋天也快了。


秋天,石榴红了,鸡头米老了。鸡头米和石榴一样,多子多孙多福气,圆鼓鼓的一只鸡头菱,用力掰开了,就可见一颗颗宝珠般的果实,这果实让这个秋天充满了活力和希望。


故乡,历来是鱼米之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自然的馈赠,原生态的生活,小小的鸡头菱,是一份幸福的乡土气息,也是一份沉甸甸的回忆,更是一种浓浓的乡愁。

                                                         

作者简介

丁会仁,江西都昌人。博士、独立作家、学者、高级会计师、著有十几本专著。多篇文章在《人民日报》、《新华网》《光明网》、《作家网》等主流媒体发表文章。


【三晋文学】一个有风度、有温度的公众号

 运城网信备案编号:H00073


投稿邮箱:782508076@qq.com

投稿格式:原文(原创首发)+配文图片+(音频)+作者简介+作者生活照

投稿内容:诗歌、散文、小说等

声明:本平台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若侵权来电删除。


扫码关注

XIUMIUS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