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中作协•散文】蓝士成/我的豇豆干饭糊了

发布于 2021-09-23 01:53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微刊第470期——

我的豇豆干饭糊了

文/蓝士成



快十二点了,该焖豇豆干饭了!今天油放多点,盐味浓些,再加点花椒,豇豆炒狠点……
“逮蛇了,逮蛇了!快来看逮蛇啊!”这不是姚三娃在叫喊吗?是不是恶作剧啊?哪个敢逮蛇嘛?我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想去看个究竟。心想,我把豇豆干饭焖在锅里,去看了回来不刚好吗?于是,我把滤米饭倒在豇豆上,多掺了些水,让蜂窝煤小火任它去焖,飞奔下楼看稀奇去。
楼下,小孩们满院子呼喊,闹闹喳喳;大人们互相打听:“哪里有蛇?”“哪个要逮蛇?”虽然时在暑假,但还是聚集了10多个人,还不断有人赶来,那场面好不热闹!
人堆里,俩陌生小伙露出头来,20来岁,一高一矮。高者,笑嘻嘻,瘦;矮者,书生气,胖。瘦小伙站上台阶,提高嗓门大声问道:“那后面石洞里头的蛇是不是你们喂(养)的?可不可以逮?”真好笑,这不是瞎扯吗!蛇有毒,要咬人!哪个会喂嘛!
“不是喂的!”“哪个莫得事喂蛇耍嘛!”“可以逮,可以逮!逮嘛!”……人堆里纷纷回应。
“究竟在哪个地方嘛?”这是姚老师在问。
俩小伙为了说清楚蛇的位置,带领大家涌出院门,来到操场边。瘦小伙指着楼房后土坡上的石头堡坎说:“就在那堡坎的石洞里。”
只见那石头堡坎长满了青苔和杂草,堡坎上面是石栏杆。栏杆尽头是厕所,栏杆另一边是从操场通向厕所的宽大通道,是归德小学全校师生上厕所的必经之路;通道的另一边是教学楼和教师办公室。
因为这土坡和石头堡坎长满灌木杂草,也因为这里曾经出现过蛇,大家都担心蛇伤人,所以平时没人敢去。
瘦小伙说这里有蛇,大家顿时毛骨悚然,议论纷纷。“我们每天清早都要去倒尿,咬到了咋办?”“二天哪里还敢去那里晨练?”“小伙子,快点去逮了嘛!快去逮嘛!”……
“好,那我们就去逮了?”“逮嘛!快逮嘛!”在场人异口同声!
瘦小伙背起黑皮挎包,胖小伙手提麻袋,迅速爬上土坡,来到石头堡坎下。人们一窝蜂跟着,但不敢靠近,只是驻足操场边,或涌到栏杆前,等待即将展开的逮蛇行动。
瘦小伙摆手示意大家不要出声,俯下身,耳朵贴近堡坎石头,蹑手蹑脚,边走边听,边听边走,突然停下脚步,指着一处小声地告诉大家:“蛇就在这块石头里面,大家不要出声哈!”然后示意胖小伙去靠右的石缝边,准备好麻袋装蛇,自己则去靠左的石缝处,闻了闻,听了听,拍了拍,轻轻拉开挎包拉丝,取出一个很小的茶色玻璃瓶,拧开瓶盖,靠近石缝,倒了些草绿色粉末,向里面吹了吹,然后收起玻璃瓶,拧上瓶盖,小心地放回挎包,拉好拉丝,摆手示意大家不要说话。接着又慢慢俯下身子,贴着耳朵去听堡坎石头里蛇的动静。“注意,蛇往你那边梭了,它一出来,你就立马抓住,装进麻袋,不要伤着人!”胖小伙听了,心弦绷紧,扯了把草抓在手里,紧盯洞口。过了几秒,蛇真的“嗖”一下子溜了出来。人们吓得一片惊叫,迅速跑开!胖小伙则以闪电般速度,单手出击,立马抓住,塞进麻袋,封住袋口,提在手中,任蛇在麻袋里乱窜。整个过程不到5秒,动作好利索!瘦小伙见状,一个箭步窜过去,接过麻袋,紧紧抓在手中。
俩小伙迅速回到操场边,人们高兴地飞奔而来,围成圈,七嘴八舌,噪声一片。“逮了就好!逮了就好啊!”“这下安全了!”“谢谢小伙子!这下我们就放心了!”。然而,人们最多的呼声是想看看是究竟是什么蛇。瘦小伙很高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喘着粗气说:“大家站远点嘛,我马上给你们看就是了!”大家迅速后退、散开,胆小的,则一退再退,躲进了大院。
瘦小伙松开紧握麻袋的手,想把蛇抓出来,却没成功,索性倒提着麻袋把蛇“趴”的一声抖在了地上。近处的人们见状惊叫着立刻散开去。蛇好像被吓懵了,没有要逃的想法,瘦小伙“啪啪啪”拍了几下地面,蛇才醒悟过来,才开始溜。溜出去不到两步远,就被抓回了原地,再溜,再抓回,再溜,再抓回……。人们围成的圈,随着蛇的进退,散开、聚拢,再散开、再聚拢……好不喜剧!瘦小伙则边摆弄边神秘地说:“这是条母蛇,不凶,公蛇更凶,洞里还有条公蛇,逮不逮了嘛?”人们听了,先是惊奇,然后是害怕:“还有条公的呀?”“那咋办呢?逮了噻!”“逮!快去逮嘛!”于是,俩小伙再次来到石头堡坎,人们再次跟上去围观。
这次逮的到底是公蛇,它出洞就特别不凡!它不是像母蛇那样溜出来的,而是带着力量蹦出来的,腾出来的,飚出来的!胖小伙差点没把它抓住,差点没按进麻袋!
俩小伙充满喜悦,提着麻袋,再次来到操场边,人们再次围上来,再次提出要看蛇的真面目,瘦小伙再次答应。可是,瘦小伙又说了:“公蛇很凶猛,很危险,你们一定要站远点!”人们听了,“唰”一下散开去。瘦小伙放下麻袋,松开袋口,公蛇“嗖”一下窜了出来。“啊呀!”人们惊叫起来,吓得猛然后退,前面的踩了后面的脚背,“哎呀哎呀”直叫唤!那公蛇窜出来后,前半身挺立,头平腮鼓,注视着四周,一摇一摆,不断行进,那虎视眈眈的样子,顿时让人心生恐惧!瘦小伙照样是蛇行一步,他抓回原地,再行一步,他再抓回原地,如此三次后,公蛇怒了,突然回头扑向瘦小伙。瘦小伙躲过,对着胖小伙大声喊:“快,快把它逮进麻袋里!”胖小伙立即窜步过来,把公蛇逮住,拼命往麻袋里塞。公蛇不依,缠住了胖小伙的手。突然,胖小伙“哎哟”一声大叫起来!瘦小伙一见,“啊,糟了!糟咬到了!”箭步上前,三下两下把公蛇装进了麻袋。人们不知所措,嘈杂起来:“这下麻烦了!”“小伙子,现在该啷个办嘛,我们帮你!”。瘦小伙扶着发颤的胖小伙,焦急地说:“快!哪个帮我一下,打开我那个黑包包,把那个小玻璃管管里的药拿两颗给我!是黑色的颗颗!快!快!”姚老师反应快,纵步上前,但因为紧张,双手发抖,好不容易才拉开包包的拉丝:“小伙子,是不是这个玻璃管管?”“是它,是它!快给我!快给我!只要两颗!”姚老师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取出药丸,递给瘦小伙。瘦小伙迅速塞进胖小伙嘴里,把递过来的水灌下,仅仅几秒,药、水进了胖小伙喉咙,吞了下去。
瘦小伙请大家帮忙把胖小伙架进院子,放在姚三娃子刚准备好的晾椅上。
跟着涌进院子的人们,紧张、担心、沮丧、不安,他们议论着,叹息着,一片混乱。此时的胖小伙,闭着眼睛,似乎晕厥过去了。
瘦小伙愁眉苦脸:“叔叔孃孃,我还得麻烦你们!快帮我找一颗鞋底针,打一盆清水,越快越好!”于是,针,水,外加凳子,都瞬间到了眼前!瘦小伙一边“谢谢!谢谢!”一边抓起胖小伙的左手。这时,人们才发现,蛇咬伤了胖小伙的左手无名指指头,一根从小指边经过手肘外侧一直到手臂的血管,正从下到上逐渐变红。瘦小伙焦急地说,这红血管表明蛇毒正在往上走,必须马上处理!说罢,左手抓住胖小伙的受伤指头,右手拿起鞋底针,在受伤指头的指甲根处,划出血道道,让它渗出鲜血,然后放下鞋底针,把盆子里的清水浇在血道道上,边浇水边挤压,让更多的血随清水冲走,动作很是利索!瘦小伙挤压、浇水,浇水、挤压,在如此反复中介绍说:“这样做,是要及时挤出蛇毒,防止蛇毒扩散。”“用针划,千万不要横起划,要从上到下竖起划。”“挤压也要从上到下,挤出的血越多,排掉的毒就越多,效果越好。”瘦小伙还讲了一些被蛇咬伤后的急救方法。
瘦小伙在如此挤血排毒和讲解的过程中,边做边回答大家刨根问底的问题。他说,他俩是广州蛇药研究所的,胖小伙是教授的儿子,也是他的助手。这次出来,是要逮各种毒蛇做研究,以便生产出更好的蛇药。他还说,刚才那两颗黑色的小药丸就是他们研究所生产的,现在胖小伙吞了这种药丸,又挤了血、排了毒,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并表示特别感谢大家!
听到这里,大家松了一口气,有事忙的几位老师放心地离开了。可退了休的周老师却提出一个要求:“小伙子,遇到这种事情,是谁来都会帮忙的!别把感谢挂在嘴巴上。你看啊,大家救了你教授儿子的命,你那个什么药丸那么好,可不可以给几颗嘛?”这话,似乎代表了大家的愿望,附和声四起。瘦小伙见状,显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唉,实在对不起!这个是我们自己备用的,教授是数了颗数给我们的,回去是要奏回销的,确实不敢给你们啊!还有,这个药还在研制中,还不敢对外。这都是有严格的纪律的呀!”话音一落,引发了一片失望、不满、议论的嘈杂声。“小伙子,你就跟教授说我们救了他娃儿的命这个情况嘛,他肯定会同意的!”“你就让他娃儿去说嘛!”“就说多用了几颗不就行了吗?”……如此几番提要求,做解释,瘦小伙始终没答应给那个神秘的小药丸!只是不小心透露了小药丸的另一功效:治风湿好得很!听这么一说,大家对这药丸的渴求更加高涨了,姚老师,陈老师,黄老师,黄师傅,退了休的周老师、张校长,都强烈请求能给几颗“意思一下”。周老师说她风湿特别严重,一定要两颗,只要两颗!瘦小伙实在难以推脱,便对有气无力的胖小伙说:“回去后,你就跟你爸爸求个情要不要得?”胖小伙为难地、好像没多大把握地点了点头。于是,瘦小伙对周老师说:“老人家,这样吧,试验一下,看您的风湿是不是严重。我给您两颗药丸吞下去,您把酒拿来,一会儿我朝您腿上喷,如果风湿重,马上就会有红色的点点出现。”人们半信半疑:“是不是啊?”“会不会啊?”周老师则高兴得不得了!要了药丸,立即吞下,然后吩咐老伴赶快上楼回家去拿酒。在这等待的时间里,瘦小伙检查了助手的恢复情况;人们则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已退休的张校长还向瘦小伙要到了药丸说明书,不过只让看了不到两分钟。
约5分钟后,酒来了。瘦小伙打开瓶盖,喝了一大口,俯下身,用猛力“噗、噗、噗”喷到周老师腿上、膝上。慢慢地,出现了不少红点点。瘦小伙再喝一口,再喷上去,这下红点点密密麻麻!“哎呀,老人家,您的风湿好严重!”瘦小伙大叫起来。
于是,大家要药丸的呼声更加高涨,姚老师、陈老师、张校长、周老师、邱老师……都提出要药丸,并愿意多出点钱买。说了好久好久,不管大家怎么求他,瘦小伙都只是表示歉意,都不答应。人们见帮忙也只是白帮,求也是白求,失望地纷纷离去……
“哎呀,糟了,我的豇豆干饭!”我猛然想起,锅里还闷着豇豆干饭呐!于是,飞奔上楼回到家里,立马关掉蜂窝煤,感觉满屋子弥漫着豇豆干饭的油香,很可惜的是,油香里夹杂着浓浓的焦糊味!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人们议论的不是逮蛇过程的惊险,而是逮蛇事件的结局:姚老师悄悄把俩小伙约到了家里,热情款待,好说歹说,巧引妙诱,成功买到了100多颗令人羡慕的药丸,才花200多块钱,还没用到3个月的工资;已退休的黄老师夫妇也把俩小伙请到了家里,买了多少药丸不得而知,只知道他们不但谈得投机,而且还有个君子协定,那就是黄老师夫妇去广州看女儿的时候,一定要到蛇药厂俩小伙子家做客。
后来,据张校长说,那精贵的药丸叫蛇胆什么丸,字太小,看不清,好像不治蛇咬伤。
唉,教训啊!
这真是,豇豆干饭焖糊了可以再做,可是大意被骗就难以挽回了啊!


作者简介:

       蓝士成,曾担任资中县小学语文教研员工作。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四川省教育高级咨询师,资中县有突出贡献的科技拔尖人才,获省市县教育科研成果30余次,发表过多篇教学论文和100余篇学习指导文章,出版过《小学语文课本习题解答新法》《初中生常规学习新法》《记忆新法》等多本著作。



资中县作家协会公众号

一、资中作协公众号理念:

扎根资中厚重土壤,关注资中激情前行,

培养资中文学新人,助推资中文化繁荣

二、资中作协公众号投稿须知:

1、只接受原创、首发稿。

2、请在文章后附作者创作简介、近期照片以及联系方式。

3、稿件两周内若未采用,可另投他刊。

4、投稿邮箱:

     476389377@qq.com

三、总      编:顾建德

      执行主编:刘   蔓   王   强

  微信号 : 资中县作家协会

● 扫码关注我们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