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期 散文:月亮月亮您贵姓?

发布于 2021-09-23 13:38

月亮月亮您贵姓?

       “初一到十五,十五的月儿圆”,今天,月光又成了主角。

        月亮早已在我们东方文化基因里阴晴圆缺千百年,牵引着潮汐,也牵引了多少美满幸福的企盼。月,不只是光,还是我们民族传统中人心的温暖。

            月是故乡明。

   

    

记忆中的老家院子里长满大树,月亮即使再大再圆,月光也只能透过树叶子的缝隙透下来。于是,感觉月亮总是忽隐忽现,月光忽明忽暗,影子忽浓忽淡,移动忽急忽慢。

        后来大树全部砍光,院子和老屋四周一片空旷。那年中秋的夜晚,偶尔推开窗户,月光一下子涌进窗户,银辉照亮整个屋子。抬头仰望,只见天上皓月当空,如此明亮,如此皎洁,给人以广袤深邃、秋韵无边的意境。

       

       

      而窗外除了虫声鸣叫外,似乎万籁俱寂,我凝视月光下远处朦胧的夜色,无限遐想,无限幽思,无限憧憬。在我长大以后,这一幕反复出现在梦境里。 

      家乡四季分明,人在季节不断更替里似乎更能体会似水流年。今年是家乡极不平凡的年份,经过了汛情和疫情,不少家庭遭受荼毒。尽管如此,在金秋十月的小长假里,街上景点商铺处处人头攒动,每一张脸庞都洋溢着欢乐祥和,仿佛过去的灾难从来未曾袭击过这片土地。

       

曾经有那么一个明月夜,我有意识地在野外行走,抬头看,月光亮的有些刺眼。心中禁不住嘀咕:这月光下的村庄,月光下野外的路,月光下的房舍,月光下的河流,还有月光下的人,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月色吗?

         凝视月亮之后,也会怅然思念很多的人与事。有些人虽然不能相见,但仍存放在心里,不论月圆月缺,都是长长久久的,表情温润而亲切;也有些人,形象不一定狰狞,却总不能在脑子里固化、定格,随着月光的消失也永远消失了。正所谓“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

       

  行走在明月之下,影子拉得长长的,像有个人在旁边或身后紧紧相随,不离不弃。我们趋行于短短数十载的人生,不断地遭遇坎坷,负重前行;不断地在挫折里蜕变,百炼成钢。我们都想挣脱缠绕在忧伤里的岁月,缓下脚步,放松心情,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珍惜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珍惜所拥有的一切,纵然人生难免有残缺,有遗憾,有失落,甚至心中有永远的痛,但尽量别介怀,我是说“尽量”,因为至少我们还有天涯共此时的月亮。

         

人生在世,过客匆匆,潮涨潮落,月圆月缺。庄子的“其生若浮”,李白的“浮生若梦”,说来也不过都是虚与妄二字,又有几人能参透?

         其实根本无需参透。今晚若无事,就抬头看看月亮,无论多晚,葱郁的大树后,那轮洁白、明亮、冰玉盘一样的大月亮仍会高挂枝头。体验一下此刻的幸福与安详吧。

主编:柳浪闻莺

责任主编:Corbin

 诗词主编:怡林堂主  

统筹责编:此去经年

美工责编:兵兵 

 投稿方式:春秋文学作家交流群

 特别说明: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在此一并致谢!

 

春秋文学港合作单位:美心门沈丘总代理、河南飞龙影视、深圳格安(河南)公司、中原玉博城、项城众合食品,欢迎企业或商家朋友合作支持!

爱心表现点赞、在看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