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周万芬:无聊写故事

发布于 2021-09-23 14:34

月半小夜曲 幽蓝键

作者简介:

    周万芬,原电白盐场办公室主任,曾有较多新闻、通讯稿刊于茂名日报、羊城晚报,近期有作品发于电白报、高凉文学,是一位50后的文字爱好者。

                  无聊写故事

  今天星期六,因接了个赶时间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双休日同样加班。这拼命作派已坚持了一个多月。

  照常6点03分起床,投胎般洗漱,投胎般赶上285头班车,到12楼7点30分。

  老头一枚,在700平方楼层走动,上班日门庭若市的办公室,都是铁将军把门,楼道乌黑隆冬的。进入1206,打开安装在门楣的电开关,1206一片光明。推开窗户,一股清流涌进,让人顿觉清凉。外边的车流,碾压着与窗齐平的高架桥,“呼呼呼”轮胎与水泥地板磨擦发出的声音,随飒飒秋风飘荡,吵得让人心烦。关闭窗户,我躺在靠背椅上,双脚搭上办公桌子,闭上眼晴,往日耳濡目染的一些人和事不断闪现在脑子里。

  睁开眼,把双脚从桌子上挪下,一行全用数字开关的密码柜竖立身旁,一张張办公桌上的电脑显示器,一个个像黑脸魔兽,蒙上黑纱地对着我,无聊。我抓起随身携带的华为荣耀9,把刚才梦中的故事写了一个又一个。

  两位老头子,一胖一瘦,对面坐在奶茶店的桌子,胖的先套近乎,你贵姓?瘦的回答,我姓龚。

  我姓孙。我们有缘坐在一起。胖老头一眨眼一抿嘴地说着。

  哈哈哈,咱们本就一家,怎说缘无缘的。瘦个子也眨眼抿嘴,说完后还哈哈大笑。

  我姓孙,你姓龚,咱俩怎扯得上是一家哦?胖老头一眨眼一抿嘴,你不要乱攀亲哦。

  瘦老头也一眨眼一抿嘴,还伸出一只手比划着说“龚孙不是一家是什么子哟?你叫我龚,我叫你孙,本就是一家子耶。”

  “可不一样哩。我的孙是写《孙子兵法》那个孙哩,那你的龚是哪家的龚哩。”胖老头托出自家的祖宗来。

  “我只知道《孙子兵法》呀,那就是我的孙子写的,所以叫《孙子兵法》嘛。又不叫孩子兵法。”瘦老头说完哈哈哈大笑。

   《孙子兵法》是孙子写的,那老子写了《道德经》那老子又是谁呢?胖老头很不服气,舞眉弄眼地站了起来,用手指指着瘦老头的鼻子说道“你难道说老子是孙子的父亲?”

  “哈哈哈,这你就说对了,老子是阿龚的儿子呀,儿子的儿子叫孙子,那老子就是我儿子呀,我儿子的儿子不就是孙子是谁?我都说咱们是一家。”

  听了瘦老头这么一说,胖老头“哎哟”一声“我晕呀”倒在地上。瘦老头“哈哈哈哈”大笑起来,扭腰甩袖行开了。两位老头比我更无聊。

……

  一对年轻夫妻,坐在莲藕田边的水泥浆石堤基上,男的头面全是污泥,白衬衫让泥垢染得斑斑泥迹,左一块右一块的,牛子裤腿也开了4个洞,裤与腿都是一样的藕田土色,赤着的脚叉,让泥土裹得厚厚的,看上去简直是竖在田基上的泥塑雕像,只是说话时,眼与嘴在动,才看得出是一个跌下藕田刚爬上来的男人;女的两条长辨子,被田泥染得如两根细长藕,花衬衫被田污染得像一朵朵的大梅花,手上从巴掌到胳膊都是泥,尤如两条大莲藕,两条大长腿,一半白一半黑,好像正在农田里插完秧才上来。

  “我都叫你不要开那么快,你硬要把它开得飞了起来,这样好了吧,今天不非得把车捞起来不可。”女的开口了,看不清头面,但语气听起来很强硬,要着男的捞起藕田里的东西。

  “我就不捞,看你怎么办。我男人大丈夫,讲一句算一句,捞起来也是飞机车,今天不死明天死。”男子坐在石堤上,如瓦狗样一动不动。

  “不捞今晚不用上床睡。”女的说着,从石堤上站起来,拍拍屁股的泥巴,摆着两条莲藕腿走人了。

  “不上床,我不回了,你回去吧,我去广东打工取过一个。”男子笑笑,跳下藕田拾起了个小塑料菜篮。

  朋友,小小破么托不值钱,但生命宝贵,打情骂俏不可拿生命当儿戏,把么托当飞机。

  一对中年夫妇坐在奶茶店的桌子上,男的大约45岁,理个矮脚长毛西装头,毛路像一条小高速,从额头直奔头顶斜向后脑勺;手腕上带一只如螃蟹大小的黑色手表,着白衬衫,吊肩带短裤,一对黑色皮鞋抹得锃锃亮亮,时髦动十足的大款。女的年约40,理一头时髦的男西装短发,一条咖啡色连衣长裙十分得体,显露出大胸细腰大臀长腿的女人风韵。

  他们夫妇每人点一杯鲜榨葡萄汁。男的用嘴吮住吸管,大口大口地吸了一口,吃相有点狼吞虎咽;女的轻轻一吸,略带斯文。

  周边桌子上三三两两,男男女女,各选择了自己心仪的果汁,一边喝一边聊着家国之事。咖啡厅闹中取静。

  夫妇俩,只见男的说“去找朋友好过找银行,短期利息高一点都是给朋友比给银行好哩。”

  “找朋友,是三年前,你不需要去找朋友,朋友知道你问来,自然会来找你,今天,你这个样子去找朋友,朋友是找不到的。不信你去试试看。”妻子不伛不倚,心平气和地对丈夫说。

  “不要把每个人都看扁了,也不要把我的朋友都看得像陈水扁那么扁。我先得去找ppm,每年的中秋春节回来,他不是要我带矛台就是带五粮液出去喝,他发达也是在我这里取50万才起家的。钱虽还回,但情应该还在吧。”老公说着,大口大口地吸了一口奶茶,用手拍了拍胸脯,“有困难不找朋友找个屌咯。”声音振耳,引来对面桌子两位顾客的观望。

  “约他出来这里,请他吃个简单晚餐吧,是好朋友知道你回来,早就过来了。”妻子提议说。

  “也是,听你的,在加喱定个小房间。”丈夫立即拿起桌子上的大萍果,嘀嘀嗒嗒“喂,PP㎜,我是ZHF,今晚5点出加喱318房吃个便饭,同你喝杯并商量个事。”

  “我没时间嘿,找其他人陪伴的吧,商量的事,我不猜错的话,应该是手头紧借点吧,我也紧正投资。拜拜”。免提响起了“嘟嘟嘟”的声音。

  “不用再找了,朋友也如夫妻好比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自己想办法吧。”妻子比划着手,摇了摇头。

  “哎,ZHF,夫妻俩在这里,我到处找你们呢,听说你手头紧,银行对你的授信不肯定,我就找你,我现在卡上还有18万,先用着,不够再另想办法。”这是zhF的一个高中同学,农村穷小子出身,现在珠江特区承接水电安装,平时没什么回家,与zHF也少联系,这次回来是因母亲身体不适,在医院听到有人议论zHF的资金链问题,所以出来到处找。

  “谢谢!谢谢!你母亲的身体怎么样,钱还是给母亲治病要紧。”ZHF夫妻俩握着同学的手,感谢个不停。

  “我妈只是吃多了菠萝蜜,积滞而已,喝了点B什水和二瓶保济丸,回家了,没事,希望你东山再起,再造辉煌。你是我们班同学的骄傲呀!”

“老板,多来三杯葡萄汁。”同学高兴地付了单。……

  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的“青不鹰”,酒肉朋友虽帮不了忙,但他也许确实也有他的困难。

8点30分,墙壁上的电子钟敲响了一下,三个同事陆续入来,我无聊的时间段也过去,故事就写上述三个。

    (周万芬20210911于广州湖景华厦12楼)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不同意使用请联系删除。谢谢)

                                         

         

                     

                            

          《承泉文学》公众号

主编:周语华

副主编:李建清  陈群

执行主编:李建清

编委:叶进雄  许宝江  许佳  郑成雨  周宏卫  崔耀奇  黄元驹  莫善福

投稿微信:421021788

投稿邮箱:421021788@qq.com

法律顾问:李建清

主办单位:茂名市电白区作家协会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