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期】安占庆:铭心的记忆(散文)

发布于 2021-10-09 01:26


山 西 作 家


 温一壶心事,看世间繁琐。


听说转发文章

会给你带来好运




为了进一步推动《山西作家》向更高层次迈进,扶植更多新作家和推出更多新作品,经编委会研究决定,将每年出版一本《山西作家文集》,收录作品将由编委会择优选出,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广大作家朋友积极创作,踊跃投稿,勤出作品,多出精品。

《左传》有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能把此三不朽统一并圆满的表现出来的,则是出书。希望大家的作品都能收录于书,不负岁月不负卿!

 

山西作家编委会

2021年5月




者简

 

安占庆,男,1951年3月出生,辽宁铁岭人,中共党员,退休干部。爱好文学,喜欢搜集整理民间故事。

铭心的记忆



 作者:安占庆


今天上早市回来,我又顺路捡了一方便袋矿泉水瓶、铁钉、铁丝、螺丝帽等破烂儿。有人问起:“推着自行车怎不骑呢?”我敷衍说:“自行车坏了,您先走吧,我慢慢走。”也有人问:“你捡那些玩意干嘛?你家又不差这俩钱儿。”“没事儿玩呗!”其实,捡破烂儿倒不是为了那一两毛钱,是因为没有捡破烂儿这个行为,就没有我的今天,我的一生将不知啥样。它已是我永生都改不掉的习惯了。



关于捡破烂儿的故事,要从儿时说起。

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母亲生病在床。一次,我为了买一个八分钱的田字格本,和父亲张嘴要钱,父亲说等等。可等了好几天仍不见给,我只好再次张嘴。没等我说完理由,父亲就急了:“要什么钱?哪有钱?没看你妈躺在炕上等钱治病吗?”“爹!我已经三天没交作业了,就用八分钱。”“一分钱也没有!能念就念,不能念别念了,正好你妈需要人伺候呢!”

看来钱是要不来了,书能不能叫继续念下去都不好说呢,更别说要钱买作业本了。

咋办呢?念书就得写作业呀!更何况我还是班长,收发作业都经过我手,我更应该带头写作业交作业呀!偷钱?不行,好孩子哪能当小偷啊!和别人要?和谁要啊!自己爹妈都不能给,谁给你呀?更何况要钱也磕碜呀!

我已经三四天没交作业了。收完作业,送交老师,同时向老师报告哪个同学没交作业的原因的时候,由于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没交作业,我十分尴尬,脸红得说不出话。“没作业本去买嘛!供销社就在学校西边附近,你当班长哪能不交作业呢!”

供销社不光卖东西,还收东西。平时收些破烂儿,什么铁丝、铁钉、胶皮、玻璃、布丁,麻绳等,秋后收些山货,什么山里红、蘑菇、榛子、刺玫果、油条、狗宝等都要。有人去卖破烂儿换来了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何不也捡点破烂儿,卖了换钱去买作业本呢!对!就这么办。



说干就干,当天放学我就捡起来——小铁丝、补丁、玻璃渣、破麻绳。第二天早晨上学,我又边走边 捡,加起来捆了一大包。我先没进学校,直接来到供销社。

“迟大爷(即现在村里迟国儒父亲),我卖点破烂儿。”还没有柜台高的我,双手将一大包破烂儿高高举过头顶,放到柜台上。

“哎!等着,我给你称。”老迟头慢慢打开包,一点点分好类,拿起称,按样称起来,称好一样用算盘记上一样:“铁钉铁丝二分钱,补丁一分钱,玻璃渣二分,胶皮二分差点,算二分吧!一共七分钱。孩子,买啥?不买啥吃糖吧!”老迟头顺手抓把糖块,数了数,撂到铺好包装纸的柜台上。

“大爷!我不要糖块,我要买田字格本。”

“呀!田字格本八分钱,你才七分,不够啊!”

“不够、不够……这么的,迟大爷,我今天放学还给您捡,明天上学就给您拿来,您先给我拿一个田字格本吧,我等着写作业呢!”

“你是谁家的?买作业本跟家里要钱哪?”

“我爹叫安殿卿,我妈有病躺在炕上,我爹没钱给我买作业本,还说书都不叫我念了。”



听了这话,老迟头犹豫了,瞪大眼睛瞅了我好一阵儿,最后叹了一口气:“嗨!啧!啧!这孩子!”他把手伸进自己内怀,摸出一分硬币,也高高举过头顶,啪啦!投进钱盒子里。“这一分钱我给你垫上吧!”边说边给我从玻璃柜台里拿出一个作业本。

“谢谢大爷!明天我一定再捡给您补上,谢谢!”

迟大爷给我垫的一分钱像一块石头压在我的心上,只有还给他,这块石头才能落地,我心才能安静,因为妈妈从小就告诉过我:不拿别人家的东西,不要别人的东西,借了别人家的东西要快点还上,还要谢谢人家,这才是做人的根本。

过了几天,我将攒的破烂儿又拿到供销社,这次卖了一角多钱,我郑重地拿出一分钱:“迟大爷,这一分钱还给您!谢谢您上次给我垫上,我才能买到作业本交上作业。”“孩子,那一分钱我不要了,只要你好好学习,长大有出息就行。”

尝到甜头,我便下定决心,自己攒钱念书,不用家里供。从此,在上下学或给家办事的道上我都低着头,眼睛四处撒么,看有啥可捡的东西;放学后或星期天,只要有时间我就出去捡,道两旁,垃圾堆,尤其是修建水库的工地更是我常去的地方。捡破烂儿卖的钱,不但能够买铅笔橡皮作业本、交书费和那每学期两元钱的学费,还能有点少少的剩余。



我酷爱看书,尤其是那小人书,一看起来就没完没了。在那个年代,学生书包里除了课本文具盒就是皮筋毽子小人书,只要是谁的小人书多,就说明谁家的生活好一些,相互之间都以小人书多为荣耀。我没钱自己买,只能看别人的。看到或听到谁有小人书,我就会想法设法借到手。当然,上课是不能看的,否则老师会没收的。买小人书要去供销社。供销社的柜台里摆满了各种崭新的小人书,使我目不暇接,小手指摸着嘴唇馋的直流口水。“供销社又进新小人书了!”听到消息我会立马跑到那里浏览一番,瞪大眼睛鼓捣有钱的同学:“买这本,这本是打仗的;那本好,那本热闹。”

一次,我终于下定决心自己买一本。挑来挑去最终花了一角六分钱买了一本水浒传里的《闹江州》。回家后,我趁做饭烧火的功夫,专心致志

地看了起来。爹爹和哥哥下工回来,“哪来的小人书,看起来没完,不顾烧火做饭。”

我不会撒谎,也不敢撒谎:“我买的。”

“你哪来的钱买小人书?”

“我捡破烂儿卖的钱。”

“卖破烂儿换钱也不能买这玩意啊!”爹生气了:“你没看你妈有病等钱抓药吗?不懂事!”他“咣”地打了我一巴掌,抢过小人书就把它扔进了灶坑。

哥哥也在一旁帮腔:“看书又不能当吃饭,还不如买点果子吃呢。”

我顾不得烧手,急忙把小人书从灶坑里抢了出来,哭着说:“我又没花家里钱,捡破烂儿卖钱买的咋还不行啊!”

“不行!捡破烂儿卖钱也不能胡乱花,都得交家!”

有病躺在炕上的妈妈听到后说:“哎呀!买就买了吧!他卖破烂儿能换多少钱?哎呀!”

爹爹气还没消:“看你穿的这身衣服,玻璃盖儿都破成这样。”他抢过封面已被烧掉的小人书,塞进我的膝盖窟窿里:“明个你就用它挡你这块儿吧!”



千百年来,在人们的眼里,捡破烂是很低俗的,可能仅强于要饭的了,只有那些老弱病残没啥能耐的又不想依靠别人施舍的人才会这样。捡拾期间,遭人白眼、遭人哄撵、遭人怀疑是常事。一次,我跟占明三哥等几个比我大一点儿的孩子去大沟(即现在水库溢洪道),在一趟新安装的高压线杆下,遗落有很多螺丝杆螺丝帽电线头等,大家如获至宝,急忙分头去捡。我先没有动手,三哥说:你咋不捡,再等一会儿都叫我们捡没了。我说:你看那么新,好像不是扔掉的,说不准人家还用呢!我翻过山梁,看见有俩工人正在半空中安装变压器,我站在一边瞅着。一个叔叔边干活边和我搭话:小孩你在这瞅啥?我说我等你们干完活好捡扔掉的电线头。你捡那玩意干啥?卖钱买作业本。我将我妈有病我爹没钱给我等对他们说了。叔叔听后咳了一声:真够可怜的!另一个戴鸭舌帽叔叔说:帮我一下,把那个螺丝杆递给我,再把那根电线仍上来,省得我下去取。我递给他们,不一会儿他们干完活,那个鸭舌帽叔叔说:这些电线头、螺丝帽等都给你了,回去换钱买作业本好好念书。谢谢叔叔!谢谢!我很高兴捡了一大包,找到占明三哥他们刚要回家,这时又过来几个大人,老远就喊:你们那几个孩子干啥呢?是不是偷东西来了?快抓住他们!三哥他们见来人了,说声:快蹽!撒腿就跑。我也害怕,也跟着跑,由于人小,落在最后,跑着跑着一个跟头绊倒了,被后面撵上来的人一把抓住:谁叫你来偷东西的?你是哪的?找你家大人去!另一人说:你是小学生吧!找你校长去,把你开除。我吓得直哭:我没偷,是捡的。这时,那个戴鸭舌帽叔叔走过来:是我答应给他的。这些下来的电线头子,扔了也是白扔,莫不如给他卖俩钱儿,我看这孩子怪可怜的,靠捡破烂念书多不容易啊!

就这样,我用卖破烂儿的钱供自己念完了小学,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那同龄孩子很少能考上的初中。接受到了正规的学校教育,加之从小养成的爱看书的习惯,我学到了很多的知识,也打下了长大后能胜任工作的文化基础。

这就是我一直捡破烂儿的原因。多少年来,捡破烂儿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一个改不掉的习惯了。 


(本刊责编:李雨生)

投 稿 须 知

感谢您的关注,欢迎投稿。我们将全力以赴,为阅读和投稿的您推开一扇朝霞满天、星光璀璨的轩窗。您美好的文字和图片,将会在这里得到充分的展示和分享!

发送稿件时请注意:

1、文章必须是原创首发,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发表,不可一稿多投。

2、体裁不限,可诗歌、散文、小说、评论、纪实文学等。

3、请附作者简介和照片一张,并将图文稿件一次性发送到邮箱,不要分开发送。

4、若稿件一月后未发出,可自行处理稿件。

5、来稿时请注明:投稿

 

散文、纪实文学、评论投稿邮箱:
tjliyusheng@sina.com
诗歌、小说、心理故事投稿邮箱:
274285031@qq.com

主编微信:hongfeijiaren1



山西作家

推广团队


本刊主编:李竹青
责任编辑:李雨生    
图文编辑:李竹青
诵读编辑:
谷晓梅    薛韵寰
张卓君
创联编辑:
高敬杰(组长)  
李雨生    王恩会    王荣珍
王鹏举    秦文宁    谷晓梅   
穆怀书    张卓君    杜德建   
薛   东    张  瑾    甄丽华  

有温度、有品味、有境界的原创平台。


Spring

Festival





期待你的

分享

点赞

在看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