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路云涛:魏家湾传

发布于 2021-10-09 02:00


魏家湾传 




文/路云涛

(网络图片

山东省临清洲治下,古运河畔有个集镇,叫做魏家湾。

魏家湾南面,过了马颊河就是茌平贾寨,北面是康庄,西面是刘垓子,东面是康盛庄,有一句戏言是这么说的“临西的洋火点不着临清的烟,贾寨的到口酥硌烂康盛庄的砖”

和鲁西北平原其它村庄一样,魏家湾也是两年三熟的种植模式,冬小麦夏玉米。麦子磨成面,是白色的,所以就叫白面,白面蒸馍馍,包包子饺子,烙饼擀面条。玉米面也叫棒子面,磨成面是黄色的,熬棒子面粥,蒸窝窝头,贴饼子。我小的时候,白面还不够吃,餐桌上,一大半是棒子面。所以有了一种白面和棒子面完美结合的吃食,俗称驴打滚。就是一层发好的白面一层和好的玉米面,案板上擀开,卷起来,用刀剁开,上锅屉蒸熟。说起来也是为了节省麦子,毕竟生产队分的麦子不多。变个法糊弄着大人孩子就着萝卜条填饱肚子罢了。

辛勤的乡亲们也会种豆子,谷子,绿豆芝麻等作物。自留地里种些萝卜白菜,西葫芦,瓠子大蒜,把一日三餐尽量弄的丰盛些。以前种地只是为了温饱,够吃就是好光景,家家都是一个样,除非做生意或者有其他手艺,有个活钱头,余下的各家各户都是手头紧,缺钱花。

最洋气的是八十年代初期,种棉花的时候,整个田野到了秋天,都是白花花的,三里有棉站,一斤棉花顶好几斤棒子麦子,尝到甜头的乡亲,只留够口粮地,余下的都种棉花,各家各户的日子着实殷实了,棉籽油炸丸子,一家人敞开了吃。只不过随着农药治不住棉铃虫,卖棉花越来越难,鲁棉一号终于没落在农业史的卷宗里。

光够吃不行啊,过日子缺钱就要种值钱的,于是又开始种大蒜。大蒜费事费工,卖蒜还要提心吊胆,生怕收蒜的少,价格叫人无话可说。蒜价是每个户主的梦魇,叫人欢喜叫人忧。

日子如马颊河的水,平静微澜,就怕提闸,冷不丁要花钱,比如婚丧嫁娶,盖房搭屋,都是积攒多少年,省吃俭用,牙缝里抠出来的。虽然都说“省着省着窟窿等着”,也劝自己,该吃吃该喝喝。可是每家每户无一不是辛勤耕耘,油灯都舍不得点太亮。电灯都是十五瓦。

大运河通航的时候,是魏家湾最繁华兴荣的时代。江南的物产沿河而上,经济宁,寿张过土闸在魏家湾码头停靠,岸边是货栈,商铺,酒铺,饭店,商号,船上的货物卸下来,小商小贩结账买走,贩卖到临近的高唐,夏津,齐河,茌平,东昌等地界,赚取利润养家糊口,盖房置地。货船就地在装上当地生产的粮食,棉花,最重要的就是临清砖,继续北上,过德州,沧州,通州直达京城,所以有了这句话“先有临清砖后有北京城”。

因为运河,魏家湾有了很大的名气,当时的官府设置了钞关,设卡收税。魏家湾修建了东西戏楼,大庙,祈祷上天风调雨顺,眷顾这一方百姓。我们魏家湾流传这么一句话“一步三座庙,三山夹一井”,听老人说南大寺的佛像,头像笆斗一样大,乾隆皇帝下江南途经魏家湾,半夜三更河里蛙声一片,吵得人睡不着觉,乾隆皇帝随口说了一句“都别叫了”。皇帝是金口玉言,自打这开始,运河里的蛤蟆再也不出声了,现在我们讥笑一个人也会用这个典故,你看你不能了吧“运粮河里的蛤蟆,闭气了”。据说乾隆皇帝在魏家湾留下了墨宝,勒石为记。村大队书记曾经组织了人挖掘,只是年代久远,终无所踪,挖出来的其它各种石碑,在东魏家湾村南,集中安置修了一处碑林。我去看过,当我身处其中,和远古的信息那么近,我脚下的土地,身处的村庄都有了异样的光芒。

魏家湾辖二十七个大队,最大的村是丁马村,丁马村出了一个中央级别大干部,老革命李肖志。从丁马村往东过张牌田庄,冯庄北边的赵回出了一个将军赵孝起,这两个人是魏家湾引以为豪的。

古运河从魏家湾北上,过三里向北拐了个弯,堤岸旁就是远近闻名的红色村庄李圈。

李圈有地道,是清平县委旧址,在这里成立了第一个村党支部,烈士李恩荣就长眠在这片战斗过,流过鲜血的土地中。解放战争时期,陈庚曾率部在这里驻扎,指挥千军万马与敌军战斗。现如今临清市委在李圈村,发掘红色基因创建了革命教育基地,叫后人永远铭记,是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建立了伟大的共和国,才有了我们幸福美满的生活。

魏家湾也有过很出名的企业,食品厂,东油厂,西油厂,脱水厂,甲鱼厂,各领风骚十几年,最终只剩下东窑厂,和纺纱厂。东窑厂在我们田庄村正北,烧制的砖,敲击有金属声,抗压系数爆表,根本供不应求。附近大由跨马,王杜贾庄,赵回冯庄,能在窑厂做工挣工资,是很自豪的。

平日里赶集,村里人和某村的很亲热打招呼,身旁有人就会纳闷,你俩怎么认识?村里人就会说“我俩在砖机上,干了十几年,这人干活可实在了。从摔砖坯子建窑,推土供场,最早推一车土才几分钱,家里孩子多,没办法,饿了嘴里含两个盐粒,可下力了,吃的苦老鼻子了。也幸亏这个窑厂,下力挣钱,给孩子盖了房娶媳妇”。

转盘窑因为环保给推平了,很多在这里流过汗,把最好的人生时光丢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时不时的来转一转,凭吊那曾经炉火纯青,车水马龙的景象。

春节我回家,听闻窑厂重建了,理念是皇窑贡砖,修了贡砖文化体验馆,能把文化和砖揉捏在一起,在炉火中发光发热,期望这份光和热能点燃魏家湾复兴之梦。

转盘窑是劳动者的净土,五七中学就是从魏家湾读书走出去,那些小有所成人士的圣地。

二十华里把魏家湾分为南北,二十七个村落的初中生,每天披星戴月,顶风冒雨的来这里,学习语文政治,几何代数,英语物理。距离远的骑破破烂烂的自行车,近处几个村的就跑着来,有的家长发狠想叫孩子,跳出农业地,就在离学校近的亲戚家,找房子,省得孩子每天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上学的像牛毛一样多,考出去的像牛角一样少,从五七中学出去的,中专生,大专生,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好比粒粒珍珠,在全国各地熠熠生辉。家里的父母,在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活,心里也是美滋滋,村里的人提起谁谁在那里工作,那个大学毕业,现在混的可好了,那口气里都是自豪感,我们魏家湾妇孺皆知的一句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很多人家,都把孩子送进城里读书,大人陪读。改变要靠科技和人才,源头活水是教育。

真心希望李圈村的红色基因,叫我们每一个魏家湾人,永葆老区本色。五七中学朗朗的读书声,能叫我们不忘初心。古运河的水声帆影,纤夫的号子,永远在耳畔回响,所有的魏家湾人砥砺前行!


【作者简介】路云涛,山东临清洲魏家湾人,闲来无事,信手涂鸦。


抬头就能仰望晴空


顾  问(姓氏笔画为序): 王传明  刘东方  张  军   范清安   臧利敏


特约评论:卢 军  刘广涛  阿 勇   张厚刚

总    编: 踏清秋

主    编: 姜敬东

执行主编:宋昌敬   

责任编辑:马美娟   国晓宁   若雪心禅

特约主播:虹 逸



《山石榴》编辑部


聊城市文联、市作协重点扶持公号

平台宗旨:荐精品  推新人  弘扬正能量

投稿邮箱:SSL201601@163.com

衔文字结巢,只因与您相遇,感恩有您!


【投稿必读】山石榴原创文学平台投稿须知



山石榴微信公众平台:ssl201601


热忱欢迎有识之士招商、赞助及合作洽谈!


广告投放↓

微信:Love422428101

        j13806351836

电话:13806351836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