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风微刊】特别推荐广西黄泽宁散文:情牵重阳节

发布于 2021-10-11 23:58



情牵重阳节

文/黄泽宁


      离开家到外乡工作,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能和家人共度重阳节了。如今只能诵读重阳的诗句,念远方的家人,以解思乡之情,亦盼家人一切安好。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小时候每逢重阳节,大姐都会带着我和弟妹满山跑,还给我们每个人摘一朵小花,最后还会给我编一个小花环让我戴在头上。虽然我们已经没有插茱萸的习惯了,但是我会想:今年大姐是否还会给弟弟妹妹们摘花,是否会多摘一朵,是否还会编花环,是否会想起远方的我?我相信大姐一定会想起我的,以往每年我回家过年,都会收到用一朵干花做成的书签。转眼间,我已经有好几个这样的书签,却没有机会看到它们盛放的模样。

 “忆得高堂临别语,授衣时节望还家。”一年下来,我能够回家的机会不多,很多节日都不能和家人一起度过,重阳节便是其中一个节日。我想起每次出发之前,父亲都会叮嘱我一个人在外面要万事小心,母亲会跟我唠叨要吃饱穿暖,注意身体健康。他们从不会要求我常回家,甚至不会主动问我何时回家,每次都是我提前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回家的时间。我相信他们一定非常希望我能留在家里,但是他们为了我的未来宁可忍住思念,日日夜夜牵挂着我,也不敢打扰我。在梦里,我有时会梦见父母对我说希望我在重阳节回家,和他们一起过节,可是醒过来的时候我只能看见简陋的宿舍,闻不到母亲做的饭菜香味,更加想念远方的家人。

  “他乡共酌金花酒,万里同悲鸿雁天。”每逢佳节,父亲都会拿出他特质的米酒,给我们每个人斟上一小杯,大家举杯同饮庆贺佳节,重阳节也不例外。如今远在他乡的我只能对着家乡的方向举起便利商店买来的饮料,嘴里发出碰杯的声音,然后喝下一大口,假装还在家人身边,和他们喝着水果酒,一起赏花聊天。这时飞过几只鸟儿,间或鸣叫几声,以致于那清脆的鸣声在我听来竟有几分悲伤,思念我的家乡,我的亲人。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已经缺席了很多个节日,如今又多了一个重阳节。尽管电话里父母都告诉我家里一切都很好,不用我担心,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家看一看才安心。可惜学校没有假期,我只能读重阳的诗句,念远方的家人,回忆着以前我们一起过节的快乐,盼望着归家的日子快些到来。


      作者简介:黄泽宁,首届茅盾文学诗歌奖百强诗人创新奖得主,2020年抗击新冠肺炎中国诗人形象大使。1970年出生,壮族,田林县人,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学历,酷爱写作,年轻时喜欢用“阿黑”笔名发表文章,曾在田林县百乐乡、弄瓦乡、旧州镇中学任教,并在田林县职业技术学校担任过办公室主任,现就职于田林县教育局,2018年5月被选派到田林县潞城瑶族乡弄光村做扶贫驻村工作,作品散见于《右江日报》、《百色新闻网》、《田林资讯网》、人民号、百度等。




【西部风微刊】特别提醒:


1、【西部风微刊】投稿须知

     【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力求打造精品,专编发原创首发诗歌、小小说、散文、诗论、随笔等力作。平台不厚名家,不薄新人。诗文必须坚持自创,文责自负,如有任何争议,本平台不负法律责任。来稿请添加主编微信私发,并注明:原创首发,专投【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请提供200字左右简历和照片。主编微信号:sgl3379(山旮旯),投稿邮箱:shangala@126.com


2、喜欢【西部风微刊】的读者

      欢迎点评、留言、打赏,给作者与编者一点鼓励,给予【西部风微刊】前进的动力。阅读后浏览一下文中或文尾的广告,也是对【西部风微刊】最大的支持。


3、若您与【西部风微刊】有不解之缘

       敬请点击右下角“在看”留言和点击左下角“分享”转发。点击标题底下第二个【西部风微刊】再点击“进入公众号”关注更多精彩的文章。




朗诵嘉宾:北京:弘华、雪柠檬


总编辑、总设计:山旮旯

主   编:黄诚专、袁德礼

责任编辑:黄诚专

负责校对:十一指、晚风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