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和 | 散文:双月湾的月辉和晨曦

发布于 2021-10-13 01:57

双月湾的月辉和晨曦

文/ 张志和



夜幕徐徐降临,团友们还在餐桌上喝着酒,聊着天,我独自走向了海滩,就想一个人好好静静,让心中的郁闷被海水冲走,被海风吹散。


海滩的沙子软软的,冷冷的,没有了白天的滚烫;远来的海水柔柔的,静静的,没有了白天的凶猛。海风也很清爽,萦绕着我,亲吻着我的头发,抚摸着我的肩膀。海滩上还有好几个人,有结伴而行,有跟我一样独自漫步的。走累了,我在海滩边坐下来,静静地享受海风的吹拂,沐浴着残月的清辉,聆听着海浪的吟诵歌唱和行人的谈笑。忽然想起了作家王鲁彦的散文《听潮》,初中时学的,写得真好,老师讲解得也好,当时我都入迷了,思绪跟随着老师的描述飞去了那个美好的小岛,沉醉于潮声之中。很多年过去了,我会常常找出那篇文章再细细品读。


凝望着海面,海水摇荡着倒映的弯月和一片片的银光,形成一层又一层的波峰向着岸边奔涌而来,虽不气势磅礴,但也让人震撼。我想起了唐代大诗人,韶关的张九龄的诗《望月怀远》,那深切的思念之情真的感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真的意境高远!张九龄离开人世1200多年了,但他的这首诗被千千万万的学子和诗词爱好者吟诵着,并将永远传诵下去。面对那弯残月,我想起了我的家乡,我的亲人,因为疫情的缘故,我没有回去,但非常地想念!听着吟诵的海浪,我想起了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开头的那两句真美:“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想起了苏轼《赤壁赋》中的这几句:“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写得真美,他看到的是长江,写的是那么的意境高远,要是看到大海呢?还不知道会写出怎样气势磅礴的文句来!“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这几句,真的是把人生和大自然你看得通透极了!要是能穿越到那个时代,我真的要拜东坡为师,好好领悟一下人生!



我正沉醉于往事的回忆中,忽然听到一阵阵“砰砰砰”的响声,循声一看,酒店那边的天空,绽放了一朵朵的烟花,五彩缤纷,十分好看!原来是有人在海滩燃放烟花,把幽黑的夜空装点得精彩纷呈!生活就是这样,有宁静,也有热闹,有单调,也有多姿多彩!原本沉醉于遐想中的我,被这绚丽的烟花弄得彻底断了思路,只好站起身来,缓步走回酒店去。


我和阿平商量好明天一早去看日出,在手机上设定好闹钟,五点起床出发。一早被闹钟吵醒,我俩顾不上洗漱就开门出了房间,向着海滩走去。这时天刚蒙蒙亮,广阔的海面上已经开始骚动起来,一层一层的海浪开始翻涌,奔向岸边。海滩上有了几个人,跟我们一样,凝望着东面。东面的天空已是一片红色,像是火焰燃烧,也像是一片灿烂的桃花林。圆圆的红日徐徐从海上升起,喷射出灿烂的光辉,把整个海面染成了一片动荡的红色,千万片散落的玫瑰花瓣。我想起了曾经读过的毛泽东说的一段话:“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此时此刻,我看到的日出,真可以用主席的“光芒四射,喷薄欲出”八个字来形容。


我俩打着赤脚,在水边行走。海水涌来,亲吻着脚背,凉凉的,爽爽的。踏浪前行,一股豪迈的暖流在血脉里流淌,阿平跑在前面给我拍照、拍视频,我摆弄着各种姿势,一会儿指着远方,阿平说大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模样,一会儿凝眉深思的样子,阿平笑了,说似乎在“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一会儿又旋转一个圈跳跃起来,阿平说简直酷毙了!然后我给阿平拍照、拍视频,阿平舒展双臂,仰望天空,似乎很陶醉的样子,我笑了,说:“你想唱《我要飞得更高》?”然后阿平也旋转了一圈,鲜红的裙子也摆动起来,我忍不住高赞一声:“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阿平抿嘴一笑,似乎很满意这四个字。



我俩走累了,坐在昨晚坐过的沙滩上,静静地凝视着东面。这时红日已升有一根竹竿那么高了,灿烂的晨曦洒在涌动的海面上,化作了无数片金灿灿的鳞片,随着海水摇荡着。海水越来越汹涌奔放了,一层接着一层向岸边扑来,有如千军万马披甲执刀狂奔,掀起万丈红尘;声音也不再是温柔的低吟,而是豪迈的朗诵,不再是摇篮曲、催眠曲,而演变成了交响曲、大合唱了。阿平一脸痴迷的,陶醉的神情。我问:“你想到了什么诗句?”阿平说:“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你想到了什么?”我想了想,说:“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阿平说:“曹操的诗句比辛弃疾的更有气势,毕竟人家是成就了帝王大业的人!胸怀自然比辛弃疾要大!哎呦,到吃早餐的时间了,日出也看满意了,回酒店去了,导游说,今天要出海打鱼呢!还有快艇坐!”


我俩转身往回走,时不时还回头张望一下海面,真的好美,阿平说:“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我说:“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两人都笑了起来,快乐的笑声在空气中飘荡开来。”

 



作者简介:张志和,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人,现在广州市增城区新塘中学工作,中共党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曾获新塘镇优秀教师称号;曾任中山大学附属中学校报、校刊主编,铅山二中校报主编,现任新塘中学《新绿报》、《新绿》刊主编;广东岭南诗社社员,广东青工作家协会会员,广州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江西诗词学会会员,上饶作家协会会员。喜欢散文和诗词创作,在《人民文学》、《羊城晚报》等各类报刊上发表作品超百万字,出版散文集《走马神州》。


-END-


一.关于平台

理念:以春蚕吐丝般的语言,书写有灵魂的文章!

目标:汇天下文友,打造一个百家争鸣的文学交流平台!

宗旨:让初学者进步成长,让爱好者走向成功!


二.关于总编 

网名我本宁静,年逾不惑,江西上饶人。江西省景德镇市作家协会会员、珠山区作家协会会员。曾从事编辑工作数年,现为景德镇陶瓷大学教师,已发表通讯、小说、评论、散文、诗歌等逾百篇。一个忧郁内敛、真诚感性的男人,业余涂鸦文字,记录心路历程和人生感悟。


三.关于投稿

稿件内容健康,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有一定的文学价值。题材、体裁不限:散文、小说、评论、诗词、剧本等。来稿请附个人照一张、作者简介、真实姓名、联系方式。稿件如一周内未见刊登,作者可自行处理,平台不保存文稿。平台所录用的稿件,保留删改权。投稿即视为接受平台规则,如有疑义请慎投。微信:18179827100,邮箱:179400113@qq.com。


四.关于版权

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联系本刊总编。文字、图片版权归原作者。


五.关于赞赏

赞赏随意,所有赞赏费用用于平台维护。


六.关于朗诵

需要朗诵的,请与主编联系。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