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浩文丨散文||小院往事

发布于 2021-10-13 14:16

黄 河 原 创 文 学

文学公众平台


黄河文学  文学频道

  毕浩文,19岁,山西垣曲人,河南师范大学在读生。一无聊就想写点东西,所以写了很多诗。


姥姥家的树被砍了,院子也卖了。舅舅对姥姥说,去城里生活吧,那里方便的很。
于是姥姥便在城里住下了,在我家住几天,在几个姨姨家住几天,姥姥像被扔气球一样飘来飘去,虽然儿女都很孝敬,但心里始终没有落地的地儿了,我看着姥姥天天如此奔波也很难受,于是我便开始怀念以前那个小院了。
姥姥家是一处四四方方的院子,上个世纪姥爷在世时在院子西边垂直的土墙上夯挖了三孔窑,土窑冬暖夏凉,避虫祛湿,实在是居住的理想之地。院子里有一棵大树,自打我记事起它就一直挺立在院子的东面,每逢盛夏,它总是葱葱茏茏,热热闹闹,鹃鸟在冠上筑巢,知了在树下挖洞,正是因为它年年岁岁地庇佑着这些小生灵,这个院子才如此生机。我仍然记得它露出地面的根系有手腕般粗,明目张胆地向人们展示它的顽强和强壮,这也说明它也对我们不见羞,四周无树,我们便是它唯一的亲人。
我常常怀念住在姥姥家时悠闲快乐的时光,按照刘震云般的幽默,可以说我虽然当时不知道陶渊明,但已经到了陶渊明的境界,这是中国归隐界的头等大事。在姥姥家,时间是个很随意的概念,或者睡到日上三竿,或者等到薄岚初散,姥姥一直在小园的地里打理蔬菜。我闲来无事,有时候也帮姥姥喂鸡,而且一喂就是一上午。我从粮仓里掏出一把麦子,我走到哪儿,这群小鸡就推推搡搡地跟到哪儿,我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小鸡总司令。有时候我也故意吓这群毛绒绒的可爱生灵,我大吼着朝它们奔去,它们竟然一点都不躲,还傻傻的看着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呆若木鸡了。下午时候打开电视,“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张继青咿咿呀呀地声音从电视里流出,盈满我四寸见方的小室。词如千年酒,曲若百花蜜,昆曲柔美不失力量,婉转也无拖沓,它就应该在一个闲适的午后被泡在香茶里享受,轻阖双眼,宛若置身精致的苏州小园,真是悠哉悠哉。
在姥姥家经常能吃到大餐。姥姥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们常来轮流看望姥姥,每次一来,都要带点猪肉、火腿肠、鱼肉、排骨等等,这意味着又是一顿大餐在等着我。这是我小时候最开心的时候,姥姥和面,阿姨和妈妈做菜,爸爸和伯伯拿着酒对酌说笑,舅舅也打工回来了,和舅妈一起照看我俩调皮的妹妹,我也不闲着,我四处搜罗柴禾,激动又生疏地点着灶火,不一会就是热气腾腾的一桌菜。一家人围在一起,听着不知道哪个台的电视,说这说那,谈天探地,其乐融融。每一个相聚的日子都值得珍藏,只是这样的场景未来不会再出现了。
姥姥家门口是一处断崖,断崖下有流水,有流水的地方就有奇石。我伯伯是个品行高雅之人,小时经常和伯伯去崖下探石。叠翠峰峦,树林丰茂,惠风拂面,暖阳和煦,沿着曲径向远,愈发荒无人烟。最后又得怪石,又得美景,这就是探石之乐,不为钱财,只为追寻内心世界的一方净土和阳光洒脱的精神状态,现在想来,实在回味无穷。
在这个小院子里发生过很多大事,舅舅结婚,姥爷去世,妈妈和姨姨在这里长大,姥姥在这里变老,我也曾在这里度过幸福的童年。现代文明泥沙俱下,有多少旧居死去,又有多少时光会被遗忘,社会马不停蹄地往前奔走,回忆往事是件奢侈且幸福的事。我希望文学能够重构记忆里的乡土,铭记只关于你我的岁月。
你若喜欢,请在文末点赞,并点击“在看”+留言

黄河原创文学]已经通过国家网信办备案:运城网信备案L00031号

黄河原创文学 推广团队

特邀顾问:张高陵 申大局 王士敏 张开生

本刊主编:姚普俊

图文编辑:谭瑞平

小说审编:谭锐金 郭 英

散文审编:李亚玲 

诗歌审编:王秀娥 

校园审编:靳三涛

投稿邮箱:395831962@qq.com





黄河文学,就是令你喜欢!

若无特殊标记,刊文图片皆来自网络,如有侵犯,告知删除

黄河原创文学推荐搜索
相关阅读
毕浩文  作品集

毕浩文丨烛光

毕浩文丨樱花落

毕浩文丨家风承韵·根

毕浩文丨诗歌||高考还有三十天(外一首)

毕浩文丨诗歌||隔离的无聊日子

毕浩文丨散文||我与大山

毕浩文丨散文||苏州日记(摘选)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