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情 ● 女儿心(散文二题)

发布于 2021-10-14 00:30

三秦散文家散文新势力

 欢迎关注【三秦散文家】




三秦散文家

《散文视野》杂志

选稿基地



本期专栏


新作快递


月儿情 女儿心

(散文二题)


○月明如水浸楼台/张筠

○梦话/田小会





月明如水浸楼台

文/张筠



失眠的夜晚,心绪烦乱,便会去阳台小立片刻,月亮仿佛善解人意的精灵,总是适时出现,“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月色如水倾泻而下,世界笼罩在一片温柔的清辉里,人心瞬间宁静了。

寄居闹市,身陷繁华,能觅得一方僻静之地凝神赏月是多么奢侈的享受。虽然昼夜轮替,月亮始终在天边守候,可是红尘俗世中劳心役形的人们,有几人会抽出身来望一望月呢?城市的夜晚总是姗姗来迟,霓虹闪烁和市声喧嚣使人们早已分不清这是天上的繁星还是地上的街灯,想那月亮也难以辨别哪里是灯海,哪里是银河了。人有心无心错过了月,月也有意无意错过了人,不知这是人的无奈还是月亮的悲哀。

想起小时候的月亮,似乎始终大而白亮,“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童年的记忆是快乐的,不象如今的孩子,整个学生时代都被课业束缚在鸽笼般的屋子里。那时一群小伙伴做完作业就可疯玩到天黑,玩累了,便一溜排蹲在墙角望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发呆,或七嘴八舌讲述听到的关于月亮的故事,内心充满神秘的想象。偶尔也会跟着大人走夜路,看月色下人的影子一会儿缩短一会儿拉长,便跑前跑后踩着影子玩耍,释放快乐的天性。再长大些,时常在月光里挽着母亲的手臂散步,谈心聊天或默默游走,排解学业的压力或青春莫名的愁绪。月下的记忆美好得让人惆怅,尽管如今,母亲早已离世,故乡也已远去,那轮明月却始终泊在浓浓的乡愁里,从未消逝。

在城市住久了,渐渐不喜白天恋夜晚。记得一次晚饭后去街上散步,地摊夜市和美食商铺吸引着熙来攘往的人流,双脚也被各种诱惑牵绊得有些不知所措。偶然间一抬头,一轮圆月正高挂中天,脉脉含情注视着人间,它是那么娴静,又是那么温柔,世界在此刻突然安静下来,我听不到嘈杂人声,也看不见七彩霓虹,眼里只剩下那枚满月,皎洁又明媚。可惜人们只顾眼前的繁华,没有人发现它,注目它。我急忙拐向一条背街,喧哗被我抛在了身后,我要独享这份宁静与美好。月光透过树的罅隙洒下斑驳的光影,仿佛碎银铺满一地,忽然想起顾城的诗句:“树枝因疏忽,使我得见月。而月不见我,亦不见树枝。”诗人的思绪漂忽虚幻,让人捉摸不透,但我留恋月下的这份朦胧与诗意,我想月亮是懂我的,她一直追随我的身影相伴左右,是怕我孤独吗?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也许只有在古代,人们才会对月心怀敬仰和青睐吧。那时世界是安静的,人心是清寂的。择一有月的夜晚,把酒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是心灵苦闷时独享的一点清欢。如果有三两知己相伴,对月狂饮,那更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月光如此美妙,岂能辜负?我们且饮酒放歌,一醉方休!在诗仙李白眼里,人生无酒不欢,无月不能饮啊!苏轼则低调些,贬谪黄州时,某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遂至承天寺,寻友人一起在庭院散步,“庭中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月光到了苏轼笔下,澄澈透明地如一泓清水,天地空明,涵溶一体,令人陶醉。即使宦海沉浮,官场失意,也并不影响大诗人月下夜游的欢喜心情,只有象东坡这样胸怀旷达之人才能存有如此雅兴了。

其实聚众赏月也是古代一景。那时的夜晚除却油灯火把,似只有月亮可供观赏了。在张岱笔下,西湖七月半赏月的盛况堪称一幅描摹各色人等的“清明上河图”。这里既有达官贵人、名妓闲僧、流氓无赖左右顾盼,身在月下而实不看月的虚夸,也有名门闺秀、好友佳人邀月同坐,烹茶品酩,素瓷静递的优雅;既有楼船萧鼓,声光相乱,篙击篙,舟触舟,肩摩肩,面看面,名为看月,实无一看的俗态,也有躲避里湖,匿影树下,浅斟低唱,对月抒怀的风雅。人情世态在月下一览无余,令人慨叹。然而这种观月的盛况如今已经很难见到了,现代高科技的声光电营造的虚假繁华,遮没了月华的光辉,而人心的浮躁也使月亮隐匿了踪迹,世界之大,满目浮华,却没有了月儿的容身之地。

不过多情之人,眼里心里是盛满月光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溶溶月色里,总能撩拨人的心绪。参加一个文学活动,两个萍水相逢的人却相谈甚欢,凝望着一轮皎月,突然就对起了诗,“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他一句,我一句,对到最后,“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他突然问:“那么对面呢?”两人有片刻沉默,随之相视而笑。都已人到中年,各有家室和人生轨迹,其实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已是缘份,何必多思多想,自寻烦恼呢?月亮是宽容的,平静地关照一切,也将月下的两个身影消融在清辉之中。

那日夜晚外出归家,走到小区门口时,从几幢高楼的空隙间,突然看到一个又大又圆的月亮,居然呈微淡的桔色,恍惚以为是太阳奈不住寂寞,夜里偷偷跑出来溜达。它周身散发着温柔而慈悲的光芒,如佛光普照,将天地人心映衬得一片澄明。

沐浴着月亮的辉光,我想我应该静静坐下来重新审视自己,省察自身,领受她的教化与恩泽了。



张军,笔名张筠、君竹,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散文百家》《教师博览》《散文选刊》《人民日报.海外版》《西安日报》《陕西工人报》《教师报》等报刊。




梦 话

文/田小会



夜已深,人不静。高挂天空的圆月把银色光芒洒满了床边的地板上,清清的、亮亮的。窗外秋虫啁啁啾啾地唱着悦耳动听的歌,楼边铁道上工人还在施工,金属撞击声、电焊声、工人的说话声,在深夜里显得很热闹。对面小区的高层上灯影点点,还有多少人未入眠?都市无宁夜,透过窗子看着如水的圆月,我思绪纷乱,睡意全无。

夫君睡得很香甜,有节奏地打着呼噜,还时不时吧嗒几下嘴。看看明月,看看他,我心境恬荡。“去哪儿?”他突然问了一句话,“啊……”我一时竟不知怎么回答,再看看他,又打着呼噜。哈哈,这家伙在说梦话。我一下子兴奋起来,一定要认真听,如果能听出个什么秘密来,那岂不大有收获!

我悄悄地起身坐靠在床头,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脸,大气不敢出,怕打扰他的梦境,怕听不到我要想听的秘密。他睡得还是那么香甜,打着呼噜,银色的月光照着他的脸,使他显得有声有色。噢,又不打呼噜了,呼吸均匀平静,是不是要说话了?他会不会给我说点甜言蜜语呢?这个钢铁直男,平日里少言寡语,善良顾家,但他有一副铁齿钢牙,即使给他上老虎凳、灌辣椒水也不会说出一句诸如“我爱你”的话来,不是说女人是靠耳朵活的动物吗?我也长着一对爱听甜言蜜语的耳朵,怎奈我欲将心照明月,那知明月照沟渠,我的暗示明言都得不到回应,那他会不会梦中说出心里话,让我也有个“耳听爱情”呢?“32吨…….”“四川……”“不知道……”他突然地、含混不清地、断断续续地又说了几个词。联系实际,我明白了,他做梦在挣钱,这些都是他生意上的事。我既失望又觉踏实,虽然没有听到我想听的,但还是很感动。他辛苦打拼还不是为了让我生活得更好吗?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这么一想,我的幸福感滋长了好几分,不说就不说吧,过日子不都是这样吗?平平淡淡才是真,我是多么通情达理的人啊!我心里又暗暗夸了一下自己。


我这边思绪万千,他那边呼噜声又起。突然想起一件事,前几天和他的狐朋狗友聚餐时好像听到谁给他说了一句“三妹”,三妹?光看这名字就让人浮想联翩。问他,他义正严词地说是胡乱说,那有什么三妹四妹的,自寻烦恼,无聊。但这几天一直觉得我生活中隐隐约约、影影绰绰有个“三妹”存在。这个三妹让我一直自信的“他的眼里只有我”大打折扣。脑子里充满了各种比电视剧剧情还狗血的镜头。他会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地说出三妹呢?他只要梦说“三妹”两个字,我就知道事情怎么办了,哼!看我怎么修理你!

我脑子一边在思忖着三妹,一边盘算着怎么修理他,怕他说三妹又怕他不说三妹,三妹像个魔一样占据着我的大脑……“好的”“妈——”“妈——”……他又断断续续、含混不清地说了几个词,没叫三妹而叫妈,我悬着的心稍安了一下。噢,在他心里,妈永远是第一位的,他想妈了,他对妈比我一个女人家还要心细,孝顺的男人最善良,这样的男人我还计较什么呢?再说了,他即使有贼心也不会有贼胆的,我破他的案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再想想他平时对我的好,对家的依恋,三妹一下子在我的思绪里模糊了,不想三妹了,那怕他有五六七八妹也不想了,瞌睡了。

窗外工地上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平静,对面小区高层上的灯都黑了,月亮也离开了我的窗口,秋虫们好像睡着了一样,夜也象睡着了一样,安静得我的睡意也越来越浓。但我还是要做个睡前总结:听了夫君一个多小时的梦话,除了他叫妈我应了两声占了点小便宜外一无所获。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人生的许多烦恼难道不是这么来的吗?什么都不想了,睡吧,香香甜甜地做个美梦。



田小会,陕西铜川宜君县人,宜君县作协会员,铜川邮政职工,文学爱好者。






新作
快递


流量为妃,我为王







三秦散文家,散文名家的家、散文作家的家。

流量时代,散文家不乏真诚,但更需虔诚:从心出发,虔诚的写我。流量为妃,我为王。

在王和妃的帝国里:

做人,上善若水,天人合一;

写文,上散若水,天我合一。

这里,是散文的家园,心灵的帝国。来,握屏筑巢,抵御浮躁,澄澈灵魂。期待心灵的核辐射,辐射三秦,辐射中国  

 

      ——燕 




投稿指南点击进入


往期回顾

(点击观览)


▲ 学会动态 | 陕西散文学会教育文学委员会成立

▲ 2021年三季度刊文总览

 2021年二季度刊文总览

 2021年一季度刊文总览

 2020年平台刊文总览

2021年

10月13日

总第132期
2021年第98期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我们


投稿邮箱:309733944@qq.com

主编微信:yanwoxian123

编辑微信:cyp196310


[三秦散文家]微刊团队

主管:陕西省散文学会

顾问:陈长吟、周养俊、仵埂

主编:袁国燕(燕窝)

执行主编:陈益鹏(翼鹏)

副主编:马  婷、白玉稳

郭志梅、赵攀强、杨志勇



《散文视野》

主办:陕西省散文学会
西北大学现代学院
中国散文研究所
主编:陈长吟
副主编:袁国燕  刘宁

现代散文网网址:www.sanw.net

“三秦散文家”微公号
《散文视野》杂志选稿基地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