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彦山精美散文:邻居家的小狗

发布于 2021-10-14 05:56



我办公楼的东邻家养了两只小狗,长得一模一样,大概是同胞兄弟吧!黑色的毛发,乖巧的小鼻子,圆溜溜的小眼睛,怎么看都招人喜欢,每每在他的主人面前卖个萌,摇着头,摆着尾,打个滚,一下腿,处处显示着生命的精致和美好,焕发着青春的活力。                            


两个小狗在一起更是有趣儿,黑色的毛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像两个一起玩耍的小孩,你追我赶,你咬一下我的尾巴,我亲一下你的额头,互相碰一下小鼻子,啃一下腮帮儿,甭提有多快乐了。当然,它俩干起仗来更让人们啼笑,也不知道是怎么惹恼了,两个小狗就咬起来了。让我难忘的一次,是因为一块小骨头,两个小狗争吵起来,互不相让,“汪--汪”的大叫不止,很是卖力,既吹胡子又瞪眼,眼睛圆圆的怒目相向,闹得不可开交,好像是说,我们以后不再是兄弟,我再也不认你,一番表演,把人们笑的腹仰不止、拍手大笑,难怪人们爱养小动物,原来是个快乐包呢。


小狗狗睡觉也别有意思的,假睡的时候,它则趴在主人家门口,把头儿朝前伸的老长,两个前爪子也向前趴着,眼睛半闭半睁,有人路过它假惺惺的眯着眼睛扫视一下情况,判断一下“敌情”,这可能是在小憩吧,是边执勤边休息,有应急事务会立即出警;当主人在家的时候,它则要自由一些,玩腻了之后就要休息,这时候它会找个清闲的地儿,还常常趴在我的车底下,四仰八叉的紧闭着眼睛,睡姿舒展,或是侧躺,或是仰躺,不管闲事的酣睡一场。大有闲来无事睡大觉的感觉。 


世事难料,狗亦如此,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对狗狗来说,也很难得,意外的事还是发生了,不知道是哪个无良的缺德之人,把其中一只小狗狗给抱走了,无情的拆散了这对狗兄弟,剩下的这只狗狗很是沮丧,不快活到了极点,见到我们这些熟人,既不再摇头也不摆尾,那欢天喜地的样子一扫而光,一副很沮丧的样子,见了我们,低头耷拉角的,用鼻音“哄-哄”几声就算是见面打招呼了,在情绪上完全判若两狗。主人见状,也很是痛心,因为这个小狗狗已经几天食欲不振了,瘦多了,悲伤之状溢于狗脸。这只狗狗大概是思念那个狗兄弟吧,它的兄弟被谁抱走了,又去了哪里?看着这个小狗狗真的很可怜。

  

                        


狗的感情也和人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的变淡,世事沧桑,本来如此,有了新的美好的东西,就要把陈旧的忧伤的不快乐的东西舍弃遗忘,小狗狗也和人一样尊崇“断舍离”哲学,正如东坡的《明月几时有》里所言,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这不,小狗狗度过了不快乐的一段时日,随着伤痛的痊愈,又慢慢的振作了起来,每当见到我们,它又会小跑到你的脚下,和你逗乐子,摇头晃脑,粘着你,或是两腿站立,或是打滚摆尾,它兴致所致,我都不敢挪脚儿,生怕踩伤了它,逗着玩一会儿,我会装作生气的样子嗔着,吆喝到:走开,它才打着旋儿给你让道,意犹未尽的样子,用两只眼睛紧盯着你走远,好像是说,咱们再玩会该多好呀,我还没有玩够呢。


有一个早晨,我急急的敞门,它也急不可耐的来凑热闹,在我的脚下蹦着跳着,摇头摆尾的尽情欢乐,就在我敞开门时,钥匙不慎砸在了它的头上,把它吓得跑出去很远,然后,又折返回来,朝着我“汪-汪”地叫个不停,而且有向前撕咬的冲动,大有抵御侵略之意。起初,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认为这家伙是喜怒无常,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呢?当我捡起钥匙才回过神来,啊!是我不慎冒犯了它,真是多有得罪还不自知,多么不好意思。但是,咱和狗狗也不通言语,也没法道歉,没办法,也只能靠日后表现来消除这个不良的影响了。我想,时间长了,他会慢慢的理解体会的,正如人世间的事,有些事情,急着解释会越抹越黑,还不如等着时间来验证你的为人,和小狗也只能如此了。 

 

小狗狗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它是通人性的,为主人勤勤恳恳看家护院,时间长了,就成了家庭中的一员。自古以来,它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它忠诚不二又不嫌贫爱富,深得主人的喜爱。人世间,人与人之间往往会有许多的分歧、矛盾,常常闹得不可开交。但是,人和狗狗之间都会和平相处,也成全了人类与狗狗之间和谐相处的佳话。              


家住楼房,不便养狗,对邻居家小狗狗带来的欢乐不胜感激,感恩无限。





作者简介:厉彦山工程师,日照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首届世界华人诗歌奖获得者,《山东科技报》通讯员,著有长篇游记《旅台散记》、中篇小说《红叶谷》和长篇动画故事《虎狼大战》等。


来稿请随发作者简介及照片,联系方式:

微信 cwj2229 信箱 wltvchen@163.com 

感谢您关注五莲文艺公众号!

        

往期精彩

王淑军:永远的邱村小学

陈维津:修剪自己栽的一棵树,被罚14.42万元

迟佳:母亲的心——紧张忙碌的24小时

刘丽娟:轩宝上幼儿园啦!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