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根生先生散文30:范公苑情思

发布于 2021-10-14 06:24


范公苑情思

   范公苑座落在闹市区曾引起一些人的惋惜。
       可不是,跨过一座石牌坊,城河的碧水悄悄地近过身来,几间青砖瓦房,悠悠地散发着大宋的气息,山顶的凉亭连忙放下一条乱石路来迎接游客,还有整齐地排在路的一簇簇苍劲的松,一丛丛青翠的竹……好端端的一座绿色园林,落下厚厚一层闹市的喧嚣和汽车臭尾气。
拾级而上,迎面范公半身塑像,先生面目风清月朗;遗憾的是先生戴的家常帽子,手上却又拿了上朝的笏板,这种搭配当然不是先生的错。十来米的城河对岸,竖起一幅长30米、高14米的汉白玉大壁雕,壁雕不愧是本土工艺美术大师李玉坤精心设计的作品,越看越震撼人心。我久久地凝视壁雕,仿佛与历史对视,八九百年前热火朝天的工地烟尘喷薄而来,范公为了“救水旱,丰稼穑,强国力”带领四万群众手推肩扛,号子连天的战海场面,今天看来仍然使人热血汹涌。先生“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离开中央权力核心北宋京都(开封)来到千里之外的黄海之滨从事地方工作,与老百姓心想在一起,汗淌在一处,先生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是进还是退,始终都把忧国忧民放在第一位,带领如皋人民完成这宏伟的民生工程,创造了千古流芳的辉煌。这是何等宽广的襟怀!何等绚丽的人生境界!县城东云路巷的“范文正公祠”,北门外的“报功祠”(合祀范仲淹、郑晓),南门内的“二贤祠”(合祀范仲淹、胡安定)三座祠堂早已完成了历史任务,如今只有一道捍海堤俗称范公堤绵延582华里,依然造福阜宁、如皋、如东、启东、吕四等地千万人民,犹如长虹卧波般横亘在世世代代如皋人民心中。
 


如皋民间至今还流传着一个小故事,说是当年如皋东乡有个刁钻财主,一个劲盼儿子日后金榜题名,却又悭吝刻薄舍不得花一文钱学费。他与家塾教师——一位老秀才相约道:“犬子不才,识字多寡,不怪先生,年俸三十两纹银,分毫不差。不过,年底若鄙人写的字,老先生有一个不认识,得扣银十两。”转眼到了年三十结账时,只见财主先写了个‘水’字,接着又在“水”下面添了个“石”字。老秀才愣了好一会,目瞪口呆。财主又如此这般再写了两个古怪的字,老秀才苦着脸搜索枯肠还是不认识。于是,顷刻之间,到手的三十两年俸扣个精光,白白干了一年。老秀才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进城找到了正在监修海堤滞留如皋过年的范仲淹诉苦,乞求大人做主。范公很快找来财主请教:“请问这‘水’字下面一个‘石’字,到底怎么个念法,是什么意思啊?”财主摇头晃脑得意洋洋地回答道:“这还不容易!念‘嗒’。檐头水滴在脚踏石上不是发出‘嗒、嗒’的声音嘛!”范公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他随即要来笔墨,上面写了个‘竹’字,下面加了个‘肉’字,转头问财主什么字。财主摇头说不认得。只见范公把脸一沉,大声说道:“我来教你”,作个手势,衙役一拥而上,不问三七二十一,把财主揿在地上,扒掉裤子,举起大板,叭、叭、叭连揍三十大板,揍得财主杀猪似的嚎叫了好一阵,哀求道:“范大人饶命,这字我认得了,竹板打在肉上叭叭响,念‘叭’。”范公说:“我还有两个字想请教。”财主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范大人,小的再也不敢了!老秀才的三十两年俸我立刻送去,少一毫你打一板子!”
这个小故事让我们笑破肚皮的同时,我们不得不感谢这位东乡地主,又让我们看到了范公嫉恶如仇、机智幽默的另一面,使他逗留如皋的一段短暂生活闪耀出异样的光彩,那么真实温暖,生动有趣!
但我以为范公对如皋人民最大贡献并不仅在此,而是他向朝廷推荐了如皋教育家胡瑗,使胡瑗“明体达用”“经义,治事”的教育思想与实践泽被全国,造就千万人才。王安石称他“先生天下豪杰魁”,“高冠大带满天下”;教育史家说,胡瑗的分科分斋教学法要比欧洲大学分系科教学早七八百年!在皇帝、范仲淹等大臣鼎力支持下,胡瑗“管勾”太学几乎揭开了中国历史上继孔子之后的第二个教育的春天!而且范公的后裔又落户如皋,子孙繁衍,时人誉为“范半城”,他们教书育人,哺育如皋英才辈出。范公玄孙就在县北建“花源草堂”课徒,我所住的明代古巷郜家巷北端,曾建有范登辉的“大夫第”,范登辉就是范公后裔,他“以亲老绝意宦游”终生“惟就家授生徒”,造福地方,人称“文白先生”。发愚蒙,启民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其功德之广之深之久之远岂在捍海堤之下?
一个细雨霏霏的午后,我拜谒范公苑。没有人,静悄悄的,一阵风把我直送到土山顶凉亭里。“范仲淹”这三个字对读过几本书的中国人来说都不陌生,在如皋人心目中更是分外亲切。记得中学语文老师教《岳阳楼记》要求我们当堂背熟,全文360个字小菜一碟!可是中学生的稚嫩哪能领悟伟人的胸怀?此刻我一步一步品读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如同走进中国历史的字里行间,才逐步感到小小的范公苑都是世世代代如皋人民用无尽的关怀和深切的崇敬层层叠叠垒积起来的。
我撑了把小伞站在小山顶上东看西看,左看右看,让丝丝细雨把我的思绪浸得湿渌渌的,凉沁沁的。我实在看不出范公苑选址热闹的南门大桥口,有什么惋惜可言?半圈黛瓦粉墙,北邻清水路,东接文昌路,面临主干道海阳路,三条路交叉口,范公苑正像一座搁在古城中心的巨型盆景,给车水马龙的市井洒一抹清凉的绿色,范公苑更像耸立在红尘滚滚之中的一座不朽的人生坐标。大门牌坊上一排横写的镏金字“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从早到晚、从春到冬,年年岁岁闪烁着范公苑的主题。范公苑比不上定慧寺历史悠久,也比不上水绘园幽雅美景,范公苑的独特魅力在于它是高高矗立于道旁路口的一则警世恒言,一则醒世通言!无论将来马路两旁高楼几十层几百层,无论将来来来往往的行人手上的手机如何先进,什么时代什么时候先生的“忧乐观”永远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和精英们所景仰和致敬的!
范公苑于2000年由范仲淹30世代裔孙所建。感谢他为如皋增添了一块精神高地,一座道德巅峰。走进范公苑就是靠拢崇高,走进范公苑就是皈依不朽,这感觉就像这眼前的霏霏细雨一样润物无声,滋润我的心田……


相关资源